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增冲鼓楼 >> 正文

【柳岸】以爱的名义(小说)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又是几天没有出门了,秋觉得头有些昏昏沉沉的,手指发硬,眼睛也像有一层翳膜,看什么都模糊不清。今天是丈夫辉去兼职的公司上班的日子,没在家。秋决定出去走走透透气。她信步走进了小区门口的一个小餐馆,这个小餐馆秋生病前常来,与老板很熟。

老板见了她吃了一惊:“唷,大美女,你这是怎么了?你出门都不收拾吗?你不化妆吗?你衣服穿成这样还出门?你还是个女人吗?……”

一连串的问题问完,老板自己也笑了,没等秋回答,连忙拉过一把椅子,给秋摆了个舒服的方向,让秋坐下。秋这才想起自己临时决定出门,连家居的衣服都没有换,一袭松松垮垮的大筒子衣服很随意的挂在身上,脸也没洗,头发也没梳。她不好意思的笑了。

老板问她,“想吃点什么?”

“随便。”

“哎哟,我们这里可没有‘随便’卖。给你来一份你最爱吃的红油凉皮子吧。”

“好吧。”

秋觉得今天的凉皮格外香。自从生病以来,辉严格按照医嘱,禁绝一切刺激辛辣的食物,秋的餐桌上饭食变得寡淡。辉也为秋改变了以往的饮食习惯,跟着秋一起吃那些清淡无味的蔬菜,软食。

半年前,秋喉咙部位长了个瘤,恶性的,她的声带被切除了一半。一个在三尺讲台驰骋天下的老师,失却了说话的能力,这打击来得如此突然,让秋实在难以接受。手术的当晚,由于麻药的作用,秋昏睡了整整一天一夜,辉就没吃没喝守护了秋一天一夜。护士对秋说,辉搬了把椅子,就坐在秋的病床前,眼睛都不眨地盯了秋一夜。秋感动得落了泪,她庆幸自己嫁了个暖心体贴的好丈夫。

为了更好的照顾生病的秋,辉辞去了待遇优厚的工作。他买来各种各样的养生食谱、饮食宜忌,照着书上的方法,变着花样地为秋制作各种营养饮食,这些饭食无一例外的有一个特点:清淡、寡味。

虽然手术做得很成功,术后又有辉的精心照顾,秋的伤口恢复得非常好,甚至用医生的话讲,叫超预期,医生有百分百的信心恢复秋的说话能力。但秋还是觉得有一根神经,扯动着她的喉头和舌根,一说话便有一种隐约的痛楚从心底升上来,她便少开口。想要什么,给辉一个手势,一个眼神,辉便心领神会,总是做得让秋比健康的时候还满意。秋平日里一门心思都在学生身上,平时很少与小区邻居交往,在小区里没有朋友。辉不喜欢家里来客人,他觉得来了客人又要换衣服,又要花时间作陪,很麻烦。秋也不愿意让同事们看到自己的病态,所以总是拒绝她们来家里探望的请求。老待在家里,秋干脆连洗脸梳头护肤一类的琐事全免了。反正也不出门,没人看见,柜子里那些漂亮的衣服也被放了长假,闲置起来。平时穿衣就是什么宽松舒服穿什么,只有晚上睡觉前,她才会把自己洗漱清爽。

辉几乎不让秋做什么,洗衣做饭打扫房间的活全包了,甚至倒水、盛饭都不用秋自己动手。她的任务就是休息、调养,家里的作息时间也随着秋的起床时间发生了改变。以前上班的时候,不能尽情的睡,现在不用上班了,她可以随心所欲的睡到自然醒,常常一觉醒来,已经是吃中午饭的时间了。秋什么时候起床,家里的一切日常事务便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无形中日子比别人家少了半天。因此,辉曾戏称家里过的是半天的日子。

秋很快胖起来,过去尖削的下巴也丰满了,腮部鼓起的肌肉几乎与下骸平齐,以至于她自己都不愿意照镜子。

秋尽力作出一副与她的现实装扮不协调的优雅姿态,慢慢地咀嚼,细细地品味着口中的美食,仿佛那是一盘珍馐海味,让她舍不得一口气吃完。

再怎么珍惜,盘中餐总有吃完的时候,吃完了凉皮,秋却没有了再出去走走的欲望,她仍旧坐在那里发呆,她想,我这算什么呀?日子就这么下去吗?她开始想念学校,想念她的学生。

自从秋生病,学校便给秋定了非常人性化的政策:不用急,就在家里调养身体,什么时候想去上班了再去。

鉴于她的身体状况,学校已经决定把她从繁重的教学岗位上换下来,给她重新安排了轻松的图书室工作。小小的学校图书室,工作量不大,却安排了两个人,即使她去上班,也没有什么硬性的工作让她干,无非是登记一下学生借阅的图书。她可以自由自在的干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写写文章;在网上与老师交流交流教学心得,这显然就是校领导照顾她。病后的秋心理发生了些微的变化,她也不想让自己置身噪杂的环境,图书馆正符合她的愿望。她还有自己的工作室,她可以自由选择在哪里工作。但是,辉却不同意,他的理由很简单:“你病了嘛,就是要在家里休息,家里有我照顾,上班去万一累着呢?”

辉是一个业界小有名气的软件设计工程师,辞职前他已在一家成规模的公司里担任了中层领导。他的离去,让公司的领导不仅扼腕叹息,也为他的爱深为感动,特批为他多支付了三个月的工资。辞职后的辉尽心尽职的充当着一个护士、老公的角色,每天监督着秋按时测体温、量血压、吃药;买菜、做饭,精心呵护着病中的秋。忙活完了一切,他便会沉醉在他的软件王国里,工作到关键时刻,满脑子都是他的程序、数据、编码。他可以两三个小时不挪地方,当然也顾不上和秋说话了。偶尔他会拿起手机,刷刷微博,刷刷朋友圈。秋不会这些,她对此也不感兴趣。手机用了十几年,她连短信都不会发,电话也打的不多,从前,她与人的交流大都是面对面的。

辉的心思缜密,爱思考,喜欢未雨绸缪,不像秋。秋喜欢简单的生活,喜欢随遇而安的快乐。他坐在那里蹙眉凝神的时候不说话,秋就感到丝丝的压抑。辉总说秋在学校待久了,不懂社会,不懂人心的险恶,太天真。

秋去楼下散步,辉不放心生病的秋一个人去,总要陪着她一起走。路上偶有汽车跑过,他就会捏着鼻子皱起眉头。一进家门就冲进卫生间洗脸、擦头发、洗鼻腔:“吭—吭—哧、吭—吭—哧”,仿佛要把鼻腔从脑壳里翻出来放到水池里洗一遍,听得秋心一揪一揪的。

辉喜欢待在家里,他很享受待在家里的时光。他不喜欢外面的尘土飞扬,不喜欢出行,他宁愿把自己封闭在一方斗室,在自己的世界里徜徉。以前上班的时候,他的行动轨迹就是,上班从家里进地下车库开车去单位;下班开车从单位进地下车库电梯上楼,秋有时怀疑他连小区的四季变化都没认真看过。他自己不喜欢也不喜欢秋出去,他已经习惯了从外面回来,家里有秋在等着。渐渐的,秋也就很少出去了,心情却变得无比沉郁。她想试着改变一下,想去外面旅游散散心,却遭到辉的反对:“外面充满了病菌,你还没有完全好,出去万一感染了怎么办?”

辉怕病中的秋心情不好,更加无微不至的照顾着秋,秋幸福地享受着这一切,可在几乎被动的享受中她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她是个备受学生爱戴、同行仰视的优秀教师,多年来与学生朝夕相处,她的人生价值是在教学、在工作中体现的,她常常以自己的学生考上国内外顶尖的大学而自豪。现在却因病中途退下阵来,只能待在家里,接受着爱人的照顾,她感到些许的失落。

每日与电视为伍,重复着按部就班的日子,四目相对,有时却无语,天天耳鬓厮磨,少了期许,多了枯燥。以前两人都上班的时候,先下班回家的那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殷殷期盼,在不知不觉中消逝了,多了点相看两厌的麻木。曾经让她感动不已的“爱心餐”现在也让她有些厌烦。以前没病的时候,秋很爱吃家乡的酸辣美食,现在病了,就与这些东西绝缘了,长时间吃清淡的饮食,秋觉得口中无味,她想偶尔改换一下,她想念辛辣酸爽的味道。

辉说:“医生说你不能吃辛辣的食物,对你的恢复不好。”

秋平时爱吃油炸花生,辉说:“油炸食物是垃圾食品,你不能吃。”

秋说:“生命在于运动,我们应当多出去活动活动。”

辉说:“生命在于静止,在家里可以免受各种病菌、紫外线的伤害。”

辉好像有一万个理由等着秋,随手拈来一个就会让秋哑口无言,秋的挫败感不断增强,语言表达能力越来越弱,她有点心灰意冷。

秋不想辉为了自己憋屈在家里,浪费了他的才能,催他出去工作。辉又不放心秋一个人在家,便找了一份兼职的工作,只需要每星期去两次。他总是尽快的完成工作,尽快的赶回家陪秋。

秋的话越来越少,她的喉咙早就不痛了,说话功能也恢复的很好,但她不想说话,她觉得不说话比说话时还疲惫。没有了与外界的交流,秋觉得自己像是被封闭在某个空间,与世隔绝,被人类世界遗弃了,快要丧失语言功能了。她想呼喊,她想吵架,但她连吵架的对像都没有。

小区的物业很糟糕,时常发生高空抛物以及物品丢失现象,物业只顾收管理费,一些具体事物却没人理睬。邻居们要成立业主委员会,广泛征集意见,撤换物业,准备形成一份书面材料上报相关部门,以争取权益。有邻居知道秋是学校的老师,就想请她参加整理意见书,她想反正没事,就答应了,却被回来的辉厉声喝止:

“不去!小区那么多健康人,为啥让你一个病人去干事?给钱也不干!”

“反正我也没事。”

“那也不行,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休息,好好吃饭,养好身体。不要闲着没事给自己找麻烦。”

心情郁闷的秋学会了网购,一个人的时候,就在网上逡巡。辉依然很快地完成工作,尽早的赶回家陪秋。他推掉了所有的应酬,更细心的照顾秋,可是秋却想只静静地一个人待着,她一个人待着的时候,可以任由思想自由自在地飞翔。

秋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家里异常的安静,她听到楼上的小夫妻吵架的声音以及凳子摔倒在地上的乒乓声,她有了一种莫名的心理:吵吧,吵吧,吵得再厉害点,最好打起来。

秋网购的次数越来越频,品种越来越杂,东西越来越多,成了网购达人,她也可以一连几天不出门了,成了年纪不轻的蜗居一族。所有的生活用品,一律从网上购买。她在网上买空调、买电视、买油烟机、买衣服、买鞋子、甚至袜子,一买一大包。在网上买米、买面、买油、买肉、买菜;买化妆品、买保健品、药品……总之,家里吃的用的,只要能从网上搜到,她都买。有时一天就收七、八个包裹,很多时候,她网购来的东西根本就用不上,甚至有的东西她连快递的包装都没有打开就搁置一边。随着秋网购物品的增加,辉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终于在连续上下楼取了八个快递包裹之后忍不住了,开始絮絮叨叨的抱怨她乱买,辉说:

“又买东西,你每天都在买,买了又不用!一大堆,家里都快放不下了,你到底想干什么?想要什么?”

她没法辩解,她知道自己买了很多用不着的东西,但她就想这么做,好像只有买东西,她才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但是她到底“想要什么?想干什么?”别说辉不知道,秋自己也不知道。她呆立窗前,望着外面的世界,经过了春天的姹紫嫣红,夏天的草长莺飞,现在已是深秋,秋所在的城市依然温暖如春,花开烂漫。她却感受不到季节的变换,她像被禁锢在了一个梦魇中,整日浑浑噩噩,晨昏颠倒。

不知何时,她的日子过成了这般模样。以前上班时,期盼一个星期才能到来的周六、周日,在她,成了家常便饭,天天都是周末,但往日那种满足感和幸福感却没有了。时光也仿佛缩短了一半,每天一觉醒来已是午后,吃过早饭(不如直接说吃过午饭)还来不及舒展身心,过不了多久,天色就昏暗下来,每天生活的全部内容似乎就是吃饭、睡觉、上网购物。

“不行,不能再这么坠落下去了。”秋想要冲破这个梦魇,却不知该做什么,怎么做。

不知是住院期间医院泄露了她的信息,还是丢弃的快递单暴露了她的电话,总不断的有陌生的电话打来,有医药代表推荐理疗器材、保健品的;有售楼小姐推销房子的;有推荐办理个人贷款的。医疗器械体验团,看房团,都有车接送。秋便报了一个医疗器材体验团。

置身于陌生的环境和陌生的人群,秋感到久违了的轻松愉悦,她一扫多日以来的抑郁烦闷,心无芥蒂地与同行的陌生人聊着。窗外的景色不停地变换,不知何时,家门口林荫道上的行道树已经换了树种,树上花开正茂,是紫色的洋紫荆。她错过了春天的百花盛开,错过了盛夏的火红玫瑰,她不想再错过这秋天的紫气东来。

身心愉快的秋回到家,焦急等待了一天的辉,听说秋跟着卖医疗器材的人跑了一天,很吃惊,他有些不悦,他们发生了生病后的第一次争吵。

“你还跟她们去?电话你都不该接!她们就是想骗着你买她们的东西。”

秋说:“人家又没让我买,就是去体验一下嘛。”

“哪有那么好的事?体验体验就会让你上钩。”

“我又不是傻子。”

“你还不傻?”

“那我出去走走也挺好的……”

“你就是在家里待不住,想出去浪心慌。”

“是!”愤懑的秋破天荒地怼了辉一句。

秋一晚上都在生闷气,几乎一夜无眠。第二天,她起了个大早,走出卧室,瞥了一眼正在厨房做早餐的辉,没有吭声。从桌上抓起她的小包,出门就直奔火车站。她毫不犹豫地买了张车票,跨上了一列正要启动的火车。她关掉了手机,此刻她不想听到任何人的声音。

两个小时后,她坐在了另一个城市的车站广场公园长椅上。

秋并没有预定的目标,出了车站,在这个举目无亲的陌生城市,她也不知该去哪里?看到车站广场花园里有一排座椅,便走进去坐下。她就在那里坐看过往的行人,车辆。广场上人来人往,行色匆匆,好像都有事情急等着去解决一样。秋有点羡慕这些匆忙奔走的人们,至少他们活得充实,心中有目标,忙忙碌碌的知道自己要去做什么。秋觉得自己也应该是他们中的一员,应该有很多有意义的事情去做,而不是一个宅在网络里昼夜不分的网购达人。她渴望回归本真的自我,做自己想做的事。但是这一年来,她好像什么也没有做。

不知过了多久,车站广场的一角突然响起一阵嘈杂的声音。她循声望去,看到一个硕大的电子屏幕上,正在播放一场激烈的足球比赛,碧绿的草地上奔跑着红色的身影。一些民工模样的人或蹲或坐聚集在大屏幕前,此刻从他们嘴里爆发出一阵阵兴奋的欢呼,吸引了更多的人驻足观看,大屏幕上隐约传来解说员激动得变了声的播报:

“赢了!赢了!我们赢了……时隔十五年……中国队重新晋级世界杯预选赛12强,获得了亚洲杯参赛资格!”

她漠然地看着这一切,突然觉得人生像极了一场足球比赛,每个参赛的运动员都置身其中,享受着比赛的整个过程,无论失败还是成功,都希望亲眼看到比赛的结局,就像谁都希望自己的人生有个完美的收场。而她却在比赛热烈进行,正高潮迭起的时候,因为受伤而被迫离开赛场,像个被抛弃的逃兵。她不甘心,她不能在半场时退出,她觉得她必须走完这场比赛,哪怕带着伤,也要在现场感受比赛的热烈。

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她要回到学校,回到她爱的学生身边。

秋突然对辉产生了一种怨恨,这怨恨来的如此突然,把她自己吓了一跳,她赶快甩甩头,努力把这种不良情绪赶跑。她起身往车站走去。

坐在返回的火车上,她打开手机,手机里立刻传出一串滴滴滴的信息声,秋没有看,她知道,几个小时的失踪,辉一定急坏了。她试着用拼音给辉发了一行字:

“我要回学校,我要去上班!”

绍兴治疗癫痫病医院
预防癫痫遗传方式
海口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挺好

友情链接:

白屋之士网 | 光明新区地图 | 精忠报国曲谱 | 天津成考 | 网王水淡云轻 | 系统快速设置工具 | 大唐壹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