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烟绿残香 >> 正文

为什么女人越喊疼男人越兴奋-

日期:2019-10-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第1章 差两万不好使

  锣鼓喧天,唢呐声响彻了整个山村,鞭炮不时炸响,到处都弥漫着喜气洋洋的气氛,迎亲的婚车已经来了半个小时,还没有回程的迹象。

  房间里,一个男子单膝跪在地上,对着坐在床上披红挂彩的新娘说道:“我再问你一句,你到底跟不跟我走,两万块钱,我现在确实是拿不出来,等咱们结了婚,我会再送两万来,你看行不行?”

  “我说老嫂子,驴儿家的情况你也知道,你这个时候临时加上车钱,确实是为难人了,你让我这个做媒人的也难做……”媒人此时也开始为新郎说情了。

  “你们什么也别说了,这两万上车钱,必须现在就拿来,现在离十二点还有三个小时呢,回去借吧,反正都是一个村,也没有几步路,回去借了钱再来娶亲”。新娘子的母亲一口回绝了商量的可能性。

  媒人走到新郎身边,伸手拉了他一把,示意出去谈,在这个过程中,新娘至始自终都没说一句话。

  “驴儿,你咋想的,家里还有钱吗?”

  “三叔,我家啥情况你不知道啊?彩礼钱已经把我家掏空了,办酒席的钱都是借的,再拿出来两万,我上哪弄去,我又不会拉屎成金”。新郎张小驴愤愤的说道。

  “别扯那些没用的,回去借吧,都到了这个份上了,这婚总不能不结了吧”。媒人三叔说道。

  张小驴闻言回头看了看新娘家,再看看离这里有二里多路的自己家门口也是人头攒动,都在等着自己迎亲回去呢,但是这两万自己确实是没地找去。

  “我再去问问她,这婚到底还结不结了?”说罢,回头向屋里跑去,三叔一把没拉住,心里想,这是要坏事,于是紧跟着跑回了院子里。

  伴娘和小舅子一看张小驴跑了回来,赶紧关了门要红包才肯开门,妈的,刚刚要了一茬了,这会还要,张小驴敲了敲门,说道:“陈晓霞,我再问你一句,是不是我今天拿不出来两万的上车钱,你就不嫁了是吧?”

  “你说的对,不嫁了,这点钱都拿不出来,我闺女跟你结婚也是受罪,我们不嫁了”。准丈母娘一口回绝道。

  张小驴闻言,调头就走,但是走了几步又觉得这事真是他.妈的太窝囊了,你们要是早点讲好了,要多少钱我觉得可以就拿,谈不妥就拉倒,就是这两万,你要是早一天说我可以去借,他.妈的这就要上车了,你给我来这一出,我是来接亲的,又不是上市场进货,我哪会准备这么多钱?

  越想越是气恼,回头一脚踹向了新娘子所在的房间门,不知道是这门太不结实了,还是张小驴的力气太大,总之,这一脚下去,门板被黄冈到哪家看羊角风好踹倒了,门板后面砸到了小舅子和两个伴娘。

  然后,张小驴在屋里人目瞪口呆之时,撕掉了胸花,脱掉了专为结婚买的西服,就连领带都拉扯下来扔掉了。

  “驴儿,小驴儿,你这是干什么?”媒人三叔一把拉住了张小驴,质问道。

  张小驴看了他一眼,然后挣脱了他的手,说道:“这婚老子不结了,我就不信了,除了他陈家的闺女,我张小驴就得打光棍,我就不信这个邪,还有,把我们家的彩礼明天给我送回去,少一分钱老子让你们过不了年”。

  鼓也不敲了,唢呐也没人吹了,一众人看着发疯似的新郎,无言以对。

  “大家伙都散了吧,该给你们的钱,明天到我家里来拿,我给你们送去也行,这婚不结了,为啥不结了,新娘临时要加两万的上车钱,老子没钱,这媳妇就算了,不娶了,散了吧”。说罢,张小驴将西服外套搭在肩膀上,向家里走去。

  新娘子没上车这事先张小驴一步传到了他的家里,家里杀猪宰羊的人们都还在忙活着呢,听到这消息,暂时停下了手里的活,张小驴的父母都是村里的老实人,闻言气的在家里跺脚,可是有什么用,而且刚刚陈家打来电话了,说是这门婚事到此为止,就是再加十万也不会嫁给张小驴了,原因当然是张小驴把新娘子家给砸了。

  张小驴回到了家里,在众目睽睽之下回到了洞房里,本来这里挤着不少人,但是看到张小驴回来了,哄的一下都散了,谁也不想触这个霉头,等到他再次到院子里时,院子里一片狼藉,既然新娘子没娶来,谁还会留下吃饭呢,买的这些东西正好可以过年了。

  “咱们家这情况,有人肯嫁给你就不错了,你说你,好容易说上门亲事,这都临门一脚了,你自己就这么搅黄了,你这是要气死我啊?”张小驴的母亲腿脚不利索,拄着棍子站在洞房门外骂张小驴道。

  “妈,你还看不出来吗,他们这是临时后悔了,这才要求加钱的,除了加钱,还要我结婚后和你们分家,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让你们为了我的婚事背一屁.股债,而且她妈说了,分家绝不会分一分钱的债,这是人说的话吗,以前吧,我还觉得陈晓霞是个通情达理的姑娘,今天看看,她全听她妈的,算了,还不都是因为咱家穷呗,没啥,过了年我看看能干点啥,挣点钱,明年再找呗”。张小驴说道。

  天色渐暗,张小驴坐在屋顶上抽烟。

  “哥,想啥呢?你平时不是挺能忽悠的吗,怎么这次嫂子就没能被你忽悠来呢?”

  张郑州医院治疗外伤性癫痫有效果吗小驴扭头看看妹妹,伸手摸了一下她的头,叹口气,将烟蒂扔下了屋顶。

  “小妹啊,你要记住了,兜里有钱,心里不慌,你哥我兜里没钱,就是再会忽悠,那也是白搭,遇到陈晓霞她妈那种较真的就完蛋了”。张小驴非常无奈的说道。

  刚刚想站起来从房顶下去,一抬头,看到自己家后山的山顶上有一团光,影影绰绰的,张小驴对小妹说道:“去帮妈做饭吧,我去山上地里看看,前天收的地瓜都还晾着呢,别被人给偷了,我待会就回来吃饭”。

  “山上那是干什么的,不会有什么事吧?”小妹问道。

  “不会,我去看看就回来”。张小驴说道。

  第2章 野地直播

  张小驴家是陈家寨的外姓人,整个陈家寨就只有张小驴一家姓张,因为他的父亲是入赘来的陈家寨,所以在寨子里的地位不高,在张小驴长大之前,地位更低,就连寨子里分的田地都是最差的,在一座土山的山顶,这里是陈家寨最高的地方,种地完全是靠天吃饭,下点雨也都很快流走了,所以山顶一直干旱,只能种植一些地瓜和玉米。

  前几天刚刚收获的地瓜还没来得及背下山,山顶的灯光让张小驴加快了脚步,他生怕是陈家的报复,要是这些地瓜被毁了,那这下半年的收入就彻底泡汤了。

  半路上找了根棍子,张小驴一路不知道绊了几个跟头,总算是赶到了山顶,但是却发现那一点光影越来越大,离着光影还有四五十米的时候,张小驴发现,那是一座野营的帐篷,这个时候谁会到自己家田地里来野营呢,他在一垛地瓜秧子后面蹲了下来,静观其变,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天色更加的暗了,帐篷里亮着灯,可以说,里面的一举一动都可以看的很清楚,此时张小驴发现,里面是两个人,从头发的长度和其他的身体特征来看,里面是一男一女,而且还拿着一根棍子摇来摇去,棍子上好像是手机。

  因为离的远,张小驴听不到这对男女在说什么,只是能看得出这两人在不时的对着棍子上的手机做着各种动作,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张小驴看到这两人居然开始脱衣服了。

  一股热血涌上了头,要是没什么意外的话,此时自己应该是在和陈晓霞洞房呢,没想到此时却在看别人的洞房,这真是莫大的讽刺。

  他在外面可以看到帐篷里的一举一动,但是帐篷里的人却觉察不到外面的动静,因为张小驴为了降低可能发出的声音,他是慢慢爬过去的。

  终于,在距离帐篷还有七八米远的地方,他停在了另外一垛地瓜秧子旁边,龟缩在地上一动不动,静静的看着帐篷里的这对狗男女的表演。

  帐篷里的说话声也能听的一清二楚,此时男的将手机固定在了一个直立的棍子上,回头开始了和女人的亲密接触,看的张小驴血脉喷张,但是他一直都在努力的忍着,想着怎么对付他们,这对狗男女居然在夜里偷偷来自己田地里搞破鞋,简直是太不要脸了,他想着怎么对这对狗男女收点场地使用费。

  “老铁们,我们现在是在山里,山里的信号不好,好容易找到一个信号好的山头上,我这次呢,是跟着女朋友回老家,这次真的是野战,给你们看看帐篷外面的景色……”说罢,这个男人居然拿着手机爬出了帐篷,张小驴立刻往后缩了缩,躲在了地瓜秧子垛后面,趴在地上不敢吱声。

  男人拿着手机对着周围的景色转了一圈,还对着帐篷里照了照,然后就钻到了帐篷里。

  “各位老铁,小礼物走一走,刷的礼物越多,跑车,游艇,我们接下来的表演就更加精彩,看看这是什么,这是新买的羽毛蕾丝面罩,待会我和女朋友会戴上这个面罩,到时候就能表演的更加开放一些了,因为是在她的老家,她有点害怕,被寨子里的人遇到就不好了……嗯,在哪里,这个老哥问我们现在哪里,这个不能说啦,只能告诉你们,这里是山里,空气非常好,一点雾霾都没有,唯一的缺点就是信号不是很好,下面寨子里都没有4G信号,我们是跑到了山顶才能有4G信号的,不然的话,今晚的直播就泡汤了,来来,礼物走一走了……”

  男的不停的在吆喝,好像是在对着手机卖什么东西似的,与此同时,他的手也不老实,不时的在女人身上来回摩挲着,还会伸到女人的衣服里去。

  虽然有些冷,但是张小驴依然选择继续等下去,他倒是想看看这对狗男女到底能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晚上九点多了,这对狗男女终于进行到了实质的阶段,这真是让张小驴大开眼界,虽然他不是初哥,但是看着帐篷里这对狗男女各种姿势变着花样来的场景,依然免不了热血上头,他觉得自己要是再继续看下去,非要崩了不可,于是点了支烟,站了起来,提着棍子走了过去。

  张小驴这家伙其实真是够坏的,眼看着这对男女都到了关键时刻,可是这个时候去搅和,搞不好就会让这对狗男女落下病根,他才不管这些呢,这里是我的田地,就是我的地盘,你们在我的田地里瞎胡搞,经过我同意了吗?

  他走过去,听着里面呼天喊地的叫喊声,在帐篷前面慢慢蹲下来,伸手拉开了帐篷拉链,嘴里还叼着烟卷,因为风向的缘故,燃烧的香烟有些熏眼睛,这是帐篷里的一对男女第一眼看到的张小驴尊容,一个拿着棍子,眯着眼的男人蹲在帐篷门口,而此时女人跪在帐篷里正对着张小驴,那个男人跪在女人的身后,而他们和张小驴之间,隔着一个三脚架,三脚架上放着一部手机。

  如果这时候张小驴看一眼手机屏幕,他看到的一定是满屏的咒骂弹幕,因为帐篷里的两人看到张小驴那一瞬间就愣住了,可是通过手机看他们表演的人还以为是到了关键时刻卡了呢。

  “啊……”女人一下子惊叫起来,迅速的躲在了男人的后面,男人也在向后躲,帐篷根本没有固定在田地里,一时间人仰马翻,帐篷也倒了,两人好一会才找到了帐篷的出口。

  张小驴没动,就站在那里等着,等着这两人出来。

  但是让张小驴没想到的是,先出来见自己的不是男人,倒是女人先出来了,她怯怯的走到了张小驴身边,小声叫了声:“姐夫,这事你能别说出去吗?”

  “卧槽,姐夫?……”张小驴一下子呆住了,于是凑近了看向这个女人,不是陈晓棠是谁,她姐姐陈晓霞,就是他白天没能娶来的新娘子,但是没想到这个准小姨子居然在夜里,在野地里和野男人搞这一套,还直播给全国的网友看,这他.妈都是什么事啊?

  第3章 恬不知耻

  虽然她姐姐没能成为自己的新娘,但是陈晓棠没少为自己和陈晓霞的事打掩护,所以他对陈晓棠还是有好感的,想到这里,一时火起,抄着棍子就朝刚刚钻出帐篷的那家伙冲了过去,陈晓棠没反应过来,等她追到了帐篷旁,她的男朋友早已被张小驴打的蜷缩在地上了。

  “别,别打了,别打了,我们下次不敢了……”男人跪在地上,抱着头气喘吁吁的说道,他真的是再不敢动了。

  “姐夫,你干嘛啊,他是我男朋友,他惹你了,你打他干嘛?”陈晓棠心疼的抱住跪在地上的男子,很不满的对张小驴吼道。

  “你给我滚一边去,滚,再不滚开我叫你爸妈来,问问他们还要脸不,你出去打工就学会这个了,思想挺开放啊,滚……”张小驴又举起了棍子,但是这次男子把陈晓棠推开了,冲着张小驴说道:“来,你要打是吧,来,打我,别为难她,有本事你打死我”。

  说着男人还站了起来,陈晓棠挡在两人中间,好说歹说,终于是劝着这两人都住了手。

  张小驴也累了,走了几步,坐在地上,回头看着陈晓棠和那个男人,说道:“滚,立刻给我滚回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你先回去吧,我和他待会”。陈晓棠小声对男子说道。

  男子看了看张小驴然后收拾了东西,背着包下山去了,但是陈晓棠没走,自己姐姐悔婚,张小驴肯定是恨死了陈家,所以自己要是这个时候走了,明天一早自己干的丑事就可能全寨子里的人都知道了,在没有得到张小驴的承诺之前,她不敢走。

  陈晓棠坐在离张小驴很近的地方,双手抱膝,说道:“现在出去打工赚钱越来越难了,这一年除了吃喝拉撒基本剩不下多少钱,那个男人是我男朋友,山前小河洼村的,他们村很多年轻人都在做直播,他们村通了宽带,不像是我们这里,连个网络也没有,做直播比打工还赚钱,还不用卖力气”。

  “是吗,你们这不算是卖力气吗,我看你们挺卖力气的”。张小驴讽刺道。

  “姐夫,我知道你肯定是看不起我,但是我没办法,他喜欢这么做,这样的直播很赚钱,今晚一晚上就能赚七八万,比我一年打工赚的都多,因为两万块钱你没能结成婚,你说这事上哪说理去,姐夫,现在是笑贫不笑娼,再说了,我也没出去卖去,就是这样赚点钱而已,而且我们都带着面具呢,没人知道是我,你别告诉别人,好不好?”陈晓棠说到这里,扭转了头,看向张小驴说道。

  张小驴闻言一愣,他震惊的不是陈晓棠这一套不要脸的说辞,而是他们一晚上赚的钱,前前后后也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在手机前挠手弄姿,到最后的真刀实枪,一晚上七八万,这他.妈的来钱也太容易了,自己在这块土地上种十年地也赚不了这么多的钱啊。

  “直播真的这么赚钱?”张小驴问道。

  陈晓棠一看张小驴对这个感兴趣,立刻来了精神,只要是他不把自己的丑事说出去,怎么着都成,于是挪动着屁.股再次靠近了张小驴。

  “真的,你要是想直播的话,我可以教你,而且我们寨子这些在外面打工的,也有很多人在做直播,这不马上到春节了嘛,他们至少要回来一个月,你可以问问他们,确实很赚钱,我听说他们做的好的,一年几十万不是问题,不过唯一不好的地方是,咱们寨子里没有宽带网络,唯一信号比较好的地方就是这山头了,要不就是对面那些山头,可是离咱们寨子好几里地呢,不方便”。陈晓棠说道。

  这一点张小驴知道,在山下寨子里信号确实不好,有时候发个微信信息都要好久才能凑巧发出去,手机上网那更是费劲,主要就是看运气,发信息还好点,什么时候发出去不着急,但是对网速要求极高的直播那就不行了,必须要达到4G网络才行。

  “你回去吧,我不会把这事告诉别人,你以后也不要做这事了”。张小驴说道。

  “是,不做了,对了,姐夫,你和我姐的事怎么办?”陈晓棠问道。

  “怎么办,回去问你.妈”。张小驴一听这事就来气,起身拿着棍子朝山下走去,陈晓棠颠颠的跟在后面。

  到了寨子外围时,张小驴进了寨子,但是陈晓棠却被藏在黑影里的人叫走了,张小驴知道那是陈晓棠的男朋友,也没管他们,直接回家了。

  说实话,张小驴是看不起这对狗男女的,为了钱连这事都能干的出来,但是一想到钱,张小驴的心里就莫名的心痛,是啊,陈晓棠说的不错,现在是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因为两万块钱,自己忙活了大半年的婚礼就嗝屁了,他想到在手机上看到的一句话,此刻觉得特别有道理,世上的问题百分之九十九都能用钱解决,剩下的百分之一的问题是因为钱不够多。

  “沈乐,你怎么还没走,我以为你回家了呢?”虽然意外,但是陈晓棠还是感到一丝惊喜。

  “我一直都在远处看着你们呢,我怕他对你不利”。

  “他是我未来的姐夫,能对我咋滴?”

  “算了吧,我看他这个姐夫是当不成了,妈的,对我下手这么狠,胳膊被打出血了,要不是看你的面子,我一定和他拼到底……”

  “行了吧你,他是我们寨子里最能打的,再来十个你也不是对手,别嘴硬了,走吧,回去我帮你上点药”。

  “他怎么说的?”沈乐问道。

  “他说不会把这事说出去,谁知道呢,因为我姐的事,我很担心他会不会说话算话”。陈晓棠说道。

  “嘿嘿,这还不简单,你和他直播一次就完了呗,姐夫与小姨子,卖点多好,保证一晚上十万不是问题,我再帮你找人预热一下”。沈乐搂黄石癫痫哪里治最好住陈晓棠,在她耳边说道。

  “你,你把我当什么了?”陈晓棠一把把他的胳膊甩开了,有些气恼的说道。

  “你看你,这么激动干啥,我在县城里看了一套房子,一百三十多平,要七十多万,你和他直播几次,咱们就能买得起那房子结婚了,你不想住城里啊,这山沟沟里你能住的惯?”沈乐恬不知耻的说道。

  点击此处查看更多精彩

友情链接:

白屋之士网 | 光明新区地图 | 精忠报国曲谱 | 天津成考 | 网王水淡云轻 | 系统快速设置工具 | 大唐壹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