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西藏飞机 >> 正文

『逝水流年-小说』一世浮沉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一九五八年的腊月,一座农家小院,两间黑瓦遮顶的平房门前贴上了大红喜字。低矮的屋檐上挂了两挂火红的鞭炮,看情形这家人家一定是在办喜事了。

“春桃,去看看,床铺好了没有?下面是不是放上了花生、红枣?桌子上该摆的是不是都摆上了,别忙中出错哦,傻娃能娶上媳妇不容易呢。”

“哎,我去看看!”一个长相俊俏的小媳妇快步走了进去,不一会传来了她清脆的笑声,“妈,东西都齐了呢。”

“那就好,那就好啊。”大娘也爽朗地笑了。

“都快晌午了,这傻娃怎还没来呢?”大娘左顾右盼,神情有些焦躁。

“妈,别急,还早着哩。”春桃拉着大娘的手,笑着安慰她。

“新娘子来啦,新娘子来啦!”土娃一路奔跑着进了小院。“妈,奶奶,新娘子来了呢!”

“真来了?快去叫你爸来放鞭炮!”

土娃一溜烟地没影了,不一会一个壮实的汉子走了进来,同时花轿也到了门前。

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中,憨憨的宝根傻笑着接开了轿帘,一双大脚跨了出来。

新媳妇长的人高马大,足足比宝根高了半个头,春桃赶紧上前扶住了她,小心翼翼地跨过门槛,把她安置在客堂前的椅子上。

在土娃他奶奶此起彼伏的吆喝声中,庄严的拜堂仪式完成。新媳妇被送入洞房。

宝根招呼完客人,醉悠悠地进了里间,他心里那个乐啊,真是无法形容。他从小没了爹娘,靠左邻右舍的接济才长大成人,父母留给他的唯有这两间破屋,经过整修以后才有了如今的模样。好不容易在土娃他奶奶的说和之下才成就了这门亲事。对方也是个孤儿,虽说长相粗粝,却是个干活的好手。

只见桂英端坐在床头,宝根的心里乐滋滋的,今晚总算可以搂着女人睡觉了。自打成年,他曾无数次臆想过这个场景,如今活生生的女人就在他眼前,他怎会不兴奋呢。他俩眼贼溜溜地盯着桂英,急不可耐地扑了上去,感觉瘦弱的胸膛被两团软绵绵地物事顶着,浑身的血液开始沸腾,他抖索着双手胡乱地摸起桂英饱满的胸脯。

桂英扭了下身子,心里有些鄙夷,说实话她很不满意这桩婚事,尤其是不满意新郎那瘦弱的身体。可是谁叫自己是个孤儿呢,要房没房,要钱没钱,要貌也没貌,只能下嫁,不然还想怎样?

她感觉身子有些发热。不知什么时候宝根的嘴巴已经含住了她的乳头,在他拼命的吮吸之下,她感觉体内有一股热乎乎的气息在回转,她扭捏着推开宝根扯她衣服的手,钻进了被窝。

宝根两眼放光,此刻,他的眼里只有桂英那两只肥硕的乳房,那么白,那么圆,像极了两只沉甸甸的香瓜,床上,桂英正偷偷地斜睨他,带着七分羞涩,三分渴望。他再也忍不住了,脱掉衣服压在了桂英身上……

气喘吁吁的宝根四脚朝天的躺在床上,一脸的满足,而桂英的神色却很懊恼,宝根短促的几分钟根本就没有满足她的欲望。她略带恨意地看着宝根,嘴里轻声嘟囔了一句,“真没用。”宝根听见了,歉疚地爬了起来,“英子,别急,一会再给你,好吗?”

桂英扭过脸,没说话,宝根抱着她轻柔地抚摸起来,桂英没有阻止,任凭他折腾。渐渐地,身体感觉越来越轻,而且浑身酥酥麻麻的,一种强烈的渴念充斥在周身,她情不自禁地搂紧了宝根,把他拉到了自己身上……

夜色如水般荡漾,月儿朦胧,草儿静寂,小屋内活色生香,春色无边。

桂英脸色红润,眉梢眼角荡着春意。她轻柔地抚摸着宝根的头发,宝根静静地伏在她身上,一动也不动。桂英心想,这傻瓜一定是累坏了,也难为他这么卖力。她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羞涩的笑容,轻轻推了下他,“宝根,下去,压死我了。”

过了几分钟,还是没有动静,桂英心想,难道他睡着了?她用力挪下他的身体,见他闭着眼睛,脸上的表情有些诡异,像笑又不在笑,像哭又不在哭,她有些害怕了,“宝根,宝根,你醒醒……”她又使劲推了他几下,还是没有动静,这下她慌了,把脸凑在宝根的嘴边,一点呼吸也没有。她吓得大叫起来,“救命啊,救命啊……”

2.

傻娃暴毙在新娘身上的消息在小小的村落不胫而走,强悍的桂英在人前再也抬不起头来。在隔壁春桃家的帮助下,她安葬了宝根。

此刻,她独自跪在宝根坟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着,“你这个死鬼啊,好死不死,干嘛死在我身上啊,你让我还有什么脸见人啊,你这个死鬼啊……”哭声凄厉,惹得旁边一棵已然枯萎的老树上的一只乌鸦,也陪着她一起“呜啊,呜啊”地大叫起来,那情形真的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风越来越大,刮起了墓碑上的白色纸钱,一条条随风乱摆着,地上的黄纸也被吹散了。桂英停止了哭泣,她掏出手绢擦了擦眼睛,又使劲擤了一下鼻涕,站起身来。四周静悄悄的,到处是散乱的坟墩头。野草杂生,还有一些小野花寂静地盛开着,她弯下腰,掐下一朵,嘴里喃喃着,“死鬼,我要走了,就让这些野花伴着你吧。”不一会她就采了一大束,她把手里的花小心地放在墓碑前,还仔细地整理好被风刮乱的纸钱,“拿去用吧,想吃什么买什么,我还会烧给你的……”

她走了,没有回头。树上的乌鸦见没戏可看了,“嗖”地一下飞走了。

转眼,已过了六年,往事渐渐淡去,人们再也不提那件让桂英觉得羞耻万分的糗事了。如今,她直起了腰板,堂堂正正地做人了。

“妈,饭好了吗?强子好饿呢。”一个六七岁左右的小男孩抓住她的手不住地摇晃着,挂着两根鼻涕,小脸上满是污渍。

“你看看,你看看,又和谁疯去了,弄得这么脏。”桂英随手给了儿子一个巴掌。那年,丈夫死了两月后,她发现自己怀孕了,没想到短命鬼还给她留了一个种,这多少也让她有了些安慰。这几年她和儿子相依为命,靠着她的勤俭持家,日子勉强也过得去,虽然没有大鱼大肉,但也足够温饱了。

她拎着强子的耳朵来到水缸边,舀了一瓢水,替儿子擦起脸来,一边擦一边训斥着,“小畜生,老娘每天忙得要死,你还老是给老娘添乱,早知道老娘就不生你了,把你掐死得了!”

强子嘻嘻笑着,丝毫不为所动,小小年纪的他早就习惯了母亲的唠叨。“妈,我饿了!”

“你就知道吃吃吃,哪天吃死得了!”桂英从锅里端出了饭菜,强子迫不及待地吃了起来,看情形还真是饿惨了。“慢点吃,吃这么快去投胎啊,小畜生!”桂英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往儿子的饭碗里夹菜。

“妈,我吃饱了,我去玩了!”强子放下碗,一溜烟地跑了。桂英看着儿子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孩子缺少管教,如今越发野性了,整天不见个人影。

她草草收拾了一下,扛起锄头下地干活去了。

六月的天,炎热非常。地里种着各色蔬菜。有茄子,辣椒,青菜,毛豆等等,桂英刚锄完草,给菜浇水呢,看着一棵棵生机勃勃的菜蔬,她的心情好极了。

想着很快就能把这些蔬菜变成钱,她的眼睛乐成了一条缝,心里盘算着该添置些什么,强子大了,该上学了,也得给这孩子做几件像样的衣服了。自己也几年没添行头了,也该拾掇拾掇了。想着这些年独守空房,她的心里酸溜溜的,除了洞房那天初尝云雨的滋味,至今还未有过第二次,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也曾躁动过,每次她都自己解决了,虽然不是很尽兴,但也聊可排遣寂寞了。

“唉!”她重重地叹了口气,这些年土娃他奶奶也给她介绍过几个,有的嫌她粗鄙,有的嫌她拖着儿子,都没成。她呢,从起初的憧憬变成了现在的冷漠,她知道,在十里八村是找不到一个愿意娶她的人了。

“强子他妈,不好啦,你家强子出事啦!”桂英正想得入神,被突然的尖叫声惊醒了,她抬起头,见春桃正焦急地往她这边赶。她停下手里的活计,有些纳闷,春桃在嚷什么?什么强子,什么出事?她的心突然咄咄地乱跳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向春桃奔去。

“春桃,么事?”她紧紧地抓住春桃的手,指甲掐进了春桃的肉里也不知道。春桃忍住疼痛,“他妈,你先别急啊,你家强子出事了,被村东头仓库的铁门压着了……”

“强子啊,我的孩子……”一声凄厉的叫声响起,她丢下春桃就跑,一路跑,一路留下了她惨不忍睹的叫喊声。

3.

酷热的太阳当头照,晒得人昏昏沉沉,哭哑了喉咙的桂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着眼前一大一小两座坟茔,她的眼泪再也流不出来了。

村东头仓库的铁门早已破烂不堪了,可为什么别人家的孩子爬了没事,而偏偏强子爬的时候出事了呢?倒下也就罢了,为什么那把插销会正好插在强子的脖子里呢?要了他的命啊!老天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要去了我的丈夫,如今把我唯一的孩子也要去了。天啊,你为什么这么残忍啊!她捂着脸,歇斯底里地大叫着,对着男人的墓碑死命地撞了上去,“是我对不起你啊,我没把孩子看好,我有罪,我有罪啊……”一下,两下,三下……血从她的额头流了下来,她全然未觉,突然眼前一黑,昏倒在坟前。

夜色渐渐深了,坟场四周空寂无人,一群老鸦杂乱地叫嚣着。桂英醒了,她摸索着起身,淡淡的月光清浅地照着,两座坟茔依稀可见。她脚步虚浮,一步一挪地走上前去,搂住了儿子的墓碑,“强子,是妈妈不好,妈妈没有看好你,你好好去吧,去找你爸爸吧……”她轻轻地拍打着墓碑,好像在哄儿子入睡,月光折射在她的脸上,清晰可见她眉宇间的怜爱。不一会,她的神色又黯淡下来,她无力地垂下了手臂,呆呆地站立。良久,失魂落魄地走了。

夜漆黑,一条狭窄的乡间小道上,一个披头散发的妇人,嘴里念念有词,脚步晃晃悠悠,是人,是鬼?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小村里的人们再也听不到桂英责骂儿子时的吼声了,田间地头,也少了桂英粗壮的身影。自从强子枉死,桂英变了,整个人痴痴呆呆的,逢人便说,“都是我不好,我没有看好强子,我怎么知道那扇铁门会倒?我又怎么知道那把插销正好会插在强子的脖子里……”

土娃他奶奶见状,实在是可怜她,托远房的亲戚给桂英找个男人,她怕长此以往下去,桂英会真的疯了,怕是到时连饭也不会做,连自己都不会照顾了。

远房的二婶捎话来,说是有这么一个人,是个鳏夫,年近四十,无儿无女,有工作,在小镇上还有一间小屋,各方面条件和桂英还是蛮相配的。

土娃他奶奶约了二婶今天见面。想着桂英那蓬头垢面的摸样,她的心里浑然不是滋味。

“春桃!”她冲里屋喊道,正坐在窗前纳鞋底的春桃应了一声,走了出来。

“妈,么事?”

“你去帮桂英拾掇拾掇,今天人家来相亲。”

“好的,我这就去。”春桃去里屋拿了几个瓶瓶罐罐,“我给她抹点雪花膏,再给她抹点头油,一准把她拾掇得整整齐齐的,妈,你就放心吧!”

相亲过后,土娃他奶奶征求桂英的意见,桂英没点头,也没摇头,但是神情明显愉悦了很多。对方也没提出什么意见,看情形是相中了。土娃他奶奶当场和他二婶商量起了他们的婚事。

向林一看就是个老实人,岁月的风霜已经染上了他的两鬓,脸上也有了皱纹,毕竟是人到中年了。他一直憨憨地笑着,和他说什么,他都唯唯诺诺地应承着。两位老人商量下来,觉得没必要再举办婚礼,找个黄道吉日把桂英接过去就成了。这样既省事又省钱,再说两人都是二婚,也没必要再敲敲打打,两家并一家就完事了。

问过两人的意见,两人均乐意,婚事就这么给定下了。

十月初八,桂英早早起床,穿上了当年出嫁时穿的一件红色外套,头发整得一丝不乱,黝黑的脸上涂了粉,抹了胭脂,整个人看上去很精神,和先前的痴呆判若两人。用土娃他奶奶的话来说,她的魂又回来了。

向林今天也是焕然一新,穿上了蓝色的卡其中山装,黑色的卡其裤子,头上还戴了一顶黄色的军帽,虽然年纪大些,却也高高壮壮的。

土娃他奶奶把桂英的手放在向林手里,慈爱地看着他们,“向林,你要好好待桂英,知道不?”又回过头来看着桂英,“强子他妈,好好过日子,以前的事就别再想了,得空就回来看看我们,看看宝根爷俩,知道不?”

两人皆点头答应,在土娃一家子的目送下,桂英离开了这个让她魂断梦断的小村庄。

4.

转眼到了一九七八年的春天。

院子里的桃树开花了,粉色的,白色的花朵缀满枝头,热闹着,缤纷着,给阳春三月凭添了一份旖旎。屋旁是两垅菜地,翠绿的菜蔬正生机勃勃地疯长着,三两只小鸡在觅食、欢叫。桂英在院落里晾晒衣服,她的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

“英子,吃饭啦!”向林探出身子冲着桂英喊道。

“哎,就来了!”桂英晾完最后一件衣服,细心地拉平褶子,才端起脸盆向屋内走去。

铺着绿色台布的小桌上,几碗色泽光亮的小菜正对着她笑呢。“英子,尝尝,我做了你最喜爱的葱姜虾。”没来得及回头,一只剥了壳的肥美大虾塞进了她的嘴巴。“好吃吧。”向林一边抹着手,一边嘻嘻笑着。桂英不住地点头,嘴巴发出“唔唔”的声响,一双不大的眼睛里盛满了笑意。

看成人癫痫的药物治疗如何
海口治疗癫痫病哪个医院专业
儿童癫痫治疗方法

友情链接:

白屋之士网 | 光明新区地图 | 精忠报国曲谱 | 天津成考 | 网王水淡云轻 | 系统快速设置工具 | 大唐壹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