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南京理工大学位置 >> 正文

流年书荒

日期:2020-11-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在世界里,我的世界里,一个非常寂静的世界里。回想着,我在文学里的经历。

文学确实是一种神奇的魔力。有时他可以让一个颗烦躁的心平静下来,也能让一颗平静的心愤怒起来;有时可以抚慰一个人心灵的伤痕,也能揭露一个人内心深处的伤疤;有时可以使一个人从萎靡不振中再次站起来,也能让一个人从坚强不屈倒在颓圮的篱墙。在这些文字中我穿梭前行,我的心无论平静与否,伤口疼痛与否,颓圮的篱墙中站起与否。我发现,这些年来一直在逃避,逃避在文学的章程里面,匍匐在那犀利的荆棘的载途,到了另一个世界,躺在柔软又凄美的文字的怀抱里,无法自拔。不久后,凄美的世界破坏,没有了柔软的依靠,又不得不使我潜伏在黑漆漆的夜里,跑到颓圮的篱墙,求得安生。逃避,自私都在演绎着我的人生,我却毫无能力地去抵抗,去改变自己的命运。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啊!对自己的嘲笑,对自己的谩骂,简直是一种摧残。堕落在街头巷尾,无所畏惧的行走,呵,是吗,恐怕你的内心早已经被这“人情冷暖,世态炎凉!”给吞噬了吧。逃避吧,自私的逃避吧。

我不知何时何地醒了,也不知躺在的那漆黑的颓圮的篱墙是我的第几块栖息地了。我站起来,仍旧在黑暗的世界里跌撞的前行。突然,看见了零星般的光线,我的内心在强烈地呼唤着,呼唤着迷途的我,在跌撞中又爬了起来,奋起步子,疯狂的奔跑。发誓“要跑出这黑暗的世界,冲向黎明前的曙光!”跑得更加的快。我到了,也累了,低着头气喘吁吁地看着眼前,而老天却跟我开了个天大的玩笑。那只是一盏烛灯,是一盏微弱的烛灯,仿佛微风一过中就能带走它的火苗。烛灯那暗锁的光亮,苦苦地撑着周围的一片黑暗,让我看见了烛灯下破旧的桌面,以及若隐若现的凳子。虽然,不像阳光那万丈光芒般的刺眼,却刺痛了我的心脏。猛然间,我才发现这漆黑的世界里,怎么会独有的一片光亮?即便是暗弱的光亮,是什么让它坚强到现在?是如初无比的光芒,还是什么?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使它支撑到现在,烛灯的泪在两旁流落着,枯涸着,我只独自的静坐在烛灯的身旁守护着,守护着那一点未知的余光,就像守着斑斓里的星辉,守着那份宁静的美。

烛光正在渐渐地变暗。不知过了多久,我才恍然大悟,它在消失,逐渐地消失,一点点地消失!我恐惧着,那可怕的黑暗,又即将来临,我强行的将疲惫的身体从凳子上拖了起来,目光盯着烛灯,它的眼睛(火苗)里带着些许的光芒,你看见了吗?也许是我在黑暗中逃避的太久了吧!我看着烛灯,烛灯看着我,走向那黑暗的深渊,去寻找那黎明的曙光!

2014。11。12

辽宁治疗癫痫的权威医院
岳阳哪儿看癫痫病看的不错
广州癫痫病医院有哪些

友情链接:

白屋之士网 | 光明新区地图 | 精忠报国曲谱 | 天津成考 | 网王水淡云轻 | 系统快速设置工具 | 大唐壹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