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奶粉入境 >> 正文

中篇小说 乡村悲歌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孙广武,你过来一下。”镇长刘志清站在镇政府大院里,扯着他那嘶哑的叫驴嗓子大喊大叫。他这是又要用杀鸡警猴的老法子,故意这样拿我来说事,目的是让别的人听着也是让别人看着哩!

我知道,今天的这回骂是跑不脱了。

昨天,镇里按照县人大的一二三四五的具体的具体要求,对全镇十六个村委的班子进行了统一换届选举。没想到,偏就我包点的神沟子村出了问题。唉,还不是出了个小问题,而是出了个所有人认为的大问题,你要问是杀人了放火了,那倒不是。那究竟出了啥大的问题吗?你想听,那我就好好给你说道说道,现在不是时兴说让村民海选村长,体现民主啊公平啊公开啊公正吗?海选这个政策制度定得倒是千真万确,但具体到实际操作中,你想能真的让村民毫无目标地海选吗?真那样,那还不像汾河滩里放马,不全乱了套才怪哩!所以,镇里在选举前都内定了具体的对象。我包点的这个神沟子村,刘镇长预先内定的就是李洪山。

这件事其实也不能全怪我。在选举之前,我也是提前按照刘镇长的意思,在村里像孙子似地给这个说好话给那个迎笑脸,没白没黑地做了好几天的思想工作。你可能不知道,我包点的神沟子村里主要有三拨家族势力,要说出问题,必定要出在刘家和赵家,经过我挨家挨户地苦口婆心地做工作,有闹事苗头的那些人,都让我像攻调堡一般,一个一个给攻破了、摆平了。为此,我也给刘镇长打了保票说,这回神沟子村的选举保证不会出问题。

刘镇长说:“我最担心的就是你包点的这个神沟子村,只要神沟子村不出问题,那咱全镇十六个村子就都不会出问题了。”这是三天前各包村镇干部汇报后,刘镇长在会上说的原话。那天大家的汇报,让刘镇长很高兴,早早地就安排镇政府的司务长合娃,在靠近乔山的圪塔村买来了一只很大很肥的黑山羊,让镇干部和那天参加会议村干部吃了一回羊肉宴,专门犒劳了我们这些包村干部和村干部们一回,刘镇长还提溜着个老白汾酒的瓶子,挨个儿敬酒,那场面确实让人很感动,都觉得跟着这样的领导干事很带劲儿。

可没想到,安排得好好的神沟子村那三大家族,偏偏刘家那一家族出了问题,说得好好地要选现任村长李洪山接着干村长,先是刘家,后又串通赵家,在那天的选举现场投了赵八儿的票。我知道,这是刘家和赵家是合起伙儿日弄李家人,但那天的场面和局势,发展之神速,我当时在场也难以掌控了。我当时也想过做一做手脚,咋个也想让李洪山继续当选村长,但这几年关于选举的事情,好多地方也是出了不少乱子,我也不敢在这个时侯做啥手脚了,现因为这事真闹不好,把自己这个泥做的小饭碗再给弄丢了,我同老婆喝西北风去啊!最终,还是让赵八儿当上了村长。

“你说,你个狗日的,整天能干了啥好事情?”我刚推开刘镇长办公室的门,他就扬起了憋得像母鸡屁股一样红涨的脸,劈头盖脸地指着我骂。他这样骂我,我倒不见怪!这狗日的刘镇长,平时就这副德行,心里遇到啥不痛快的事,总要找个借口,这样骂自己的部下一回,才过瘾。不过,骂归骂,这人心眼里却不藏啥鬼点子,不像刚刚调走的何书记那样阴险,整天就见他笑嘻嘻地对待每一个人,但他却在暗地里整人,也说不定那一天,你就不知不觉地让你栽在他手里了,去年初就把一个与他作对的副乡长不仅给闹腾地撤了职,还给送进了看守所,到现在案子还没有了结。

“刘镇长,你听我说嘛!”我刚想开口,他又接着骂:“你说,你说个逑啊!你把事情办到这个地步,你还说,说啥老子都不爱听。”

但我还得要说说,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别看我包点的那个神沟子村仅是个八百六十三口人的一个弹丸小村。可就这么一个小村那情况可是复杂得很哩!全村二百零六户人家,李、刘、赵三大家族就占了一百八十七户,其余那二十来户人家,又是属“山药蛋”的,均是在清朝光绪三年和全国解放前后从山东、河南等地逃荒来的,这些户从来就没有合成一团过的时候,所以,这些年来只要这三大家族的哪一家与另一家族联合起来,就一定在村里占据较大势力,但这三大家族也不是能轻易联合在一起的,总是今天赵家这一族与李家这一族联合了起来对付刘家;明天,刘家就可能串通赵家收拾了李家,为什么呢?因为,在黄土高这块地上,多少年来就时兴近距离联姻,就说这个神沟子村的李赵刘三大家族,他们之间都有很多的联姻关系,你是赵家姐夫,他又是刘家的姑父,她是李的婶子,她又是赵家的小姑,反正是纠纠缠缠扯不清,我就常说,神沟子村人间的关系比那个红楼梦书里写的还复杂。

这多年来,从原来的乔山公社到后来改成乔山镇政府,经历了五十多年的时光,敢说,那一任乡镇干部都没把神沟子村的事情做得消停过。这三大家族总是为了村里的政权,个人的利益,婚姻的矛盾,每年总要闹腾上几回才算罢休,打架拼锺、头破血流的事情,几乎每年都有发生,搞得镇里的干部们谁都害怕来这个村包点。去年,李书记和刘镇长共同与我谈话,非得让我来神沟子村包点,李书记是文人出身,先前当过小学和中学的放文教师,说话也就很优雅很文明,他说:“孙广武同志,经过镇党委慎重考虑郑重决定你在干好镇政府水利站长的前提下,还要到神沟子村包村,这是镇党委给你压了一副重担,希望你不辜负镇党委对你的期望。”

刘镇长可没有这么文雅,等李书记说完了,他说咱镇里谁不知道,你孙广武就是西游记里的孙猴子,那鬼子点多着哩!就这样了,你把神沟子村的事情给咱李书记和我给弄好了,出了问题小心我们收拾你,看不扒了你孙猴子的皮。

就这样,我到神沟子村包村都一年了,这一年,倒是没出啥大问题。因为,我是当地出身的镇干部,这个神沟子村与我那个村仅五里路,况且初中和高中的同学还不少,公事公办也好,公事私办也好。反正,我就利用这些老同学、老熟人关系,还真是把神沟子村给搞的相对安定团结,各项工作都比以前有了很大的起色。就说,这次村委班子的换届选举,刘镇长再三嘱咐我,一定要做好,李、赵、刘三家的工作,要让现任村长李洪山继续担任村长职务,我都快快地答应了下来。

说起来,李洪山这个人我也是很了解的,他比我大三岁,与我的大姐是高中同学,今年已过了五十五周岁,这个年龄在县镇政府里就偏大了,就快要到退休的年龄了,但在村干部里还是允许的,终究是农村里的人材缺嘛!不过,这个李洪山人还是很实在,干起村里的事情也是真能跌下身子,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一点最让刘镇长欣赏,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李洪山平时对镇里的干部,尤其是对刘镇长都不薄气,知道刘镇长爱吃个野味,整天没少让村里的堂哥在村东的山坡上打野鸡、套野兔,而这些战利品,大多进了刘镇长或者家人的肚子,还有村里能够弄到的狗肉、羊胆、猪腰子也没少给刘镇长送来补身子,你不看,刘镇长那雄性激素过剩,每天见了镇政府或镇街上走过的女人,尤其是年轻有些姿色的女人,那眼里就放射出狼一般的绿光,狠不得把这些女人一个个活生生吞进肚子里才罢。

“你不是孙猴子吗?你不是能耐大得很吗?那你说,李洪山的事情怎么办?”说完,刘镇长把肥胖的身子靠进办公桌后的沙发椅里。

这一下,我心里放轻松了。为什么?因为,刘镇长又叫起我孙猴子的外号。我这孙猴子的外号,就是这狗东西来到镇里当镇长后给我起的。不过,我在镇晨干了多年,官儿虽说不大,但好歹也算是个老字辈,平时没谁敢当着我面叫这个外号,李书记是文人,从不叫我这个外号,只有刘镇长在他高兴的时候就老是这么叫,不高兴的时候,当然例外,就像刚才在大院里,他就扯着大嗓门叫孙广武,而不叫我孙猴子,这样直叫大名,就表明他心里正来气,正对谁不满意,要找谁的茬口儿。

这时刻,他又叫我外号孙猴子了。我就知道他已经不生气了,便也斗胆地上前,把手伸到他面前那盒软中华烟上,想抽一根镇领导的高级香烟。不想,他的动作比我还快,他抬起左手打过我的手,右手便死死按住中华烟说:“你还有脸抽老子的烟。”

我不好意思地对他讪讪笑了一下又退回到原来坐的沙发上。

“你说说,李洪山这个事情咋办?”说过,他还是从烟盒里抽出一根,隔着办公桌扔进了我怀里。

我就正等着他问这话。其实,我对解决李洪山的善后问题就早有想法了。我把烟点燃,深深地抽了一口,中华烟抽起来很绵,就是比我平时抽的红河88好抽,边抽边想,咱啥时也能当当这镇里的书记或镇长,咱就能天天抽上这高级香烟了。

“说话啊!你逑哑巴了?”刘镇长大声催问。

我说:“咱县里是不是号召村村通水泥路吗?这也是个大工程,是咱县咱镇里的政绩工程,做好了,这可是给你镇长装脸的事哩!噢,不是镇长,是书记哩!马上就是哩!”

我说到这里,刘镇长马上“咯儿”笑了一下,指着我说:“你这个孙广武,真是个孙猴子,猴精猴精,一点不假。”

我知道,刚才的话说到刘镇长的心眼子上了。你想,李书记刚调回县城升了一格,当了个实权局的局长,这个镇书记的位置空着都一个多月了,县上也没派个新书记来,可也没让刘镇长马上接任。大家都说,这是县上在考验刘镇长的时候,只要刘镇长能做出几件露脸的事,这镇书记马上就是他了。

“对,这回的村村通通水泥路,还真是个大事,要干咱就要干好,一定要干成全县最早村村通水泥路的乡镇。”刘镇长说这话时,脸又成了母鸡的屁股,红红地泛着光芒。

我就趁势说:“是哩!是哩!所以说,给李洪山任一个乔山镇村村通水泥路的队长是最好的人选。”

刘镇长摆摆手说:“行,就这么定了,这个事就有你给他说吧!让他好好干,这项工程做好了,到头就留在镇里做干部。”

“摆酒哩!摆个屁哩!”李洪山的老婆坐在院中正洗着衣服,听过我的话,把个洗衣板子故意摔打得一通乱响,呶着嘴说:“你说,你这个镇里的干部,不是说刘赵两家的事你给把思想工作做通了吗?那咋在正经选举的时候,又联合起来投了洪山的反对票,不会是你与赵刘两家合起伙来日弄我们家洪山吧!”

“好我的嫂子哩!你这是说的那里话,别说我与洪山亲如兄弟,就说这私人关系,我做为包村干部,也不会盼着村里出乱子吧!”我把摩托车在院子里扎好,回头找了个小板凳坐了下来。

洪山的老婆又说:“听你刚才说的也算个正话儿,不当就不当了吧!这村长当的也是好没油性哩!可又说回来,那今天也轮不上找我们家来喝酒啊!你该到新任村长赵八儿家里好好喝才是哩!你不该是走错门儿了吧?”

这一年多时间,但凡来到神沟子村里,就数来这个李洪山家的次数最多,也就与洪山的老婆很熟悉。我知道,这女人为自己的丈夫落选心里老大的不痛快,恨我把刘赵两家的事情没做好。但我心里也是作难地很,别说为眼前这个农村女人,就是为了刘镇长要保住李洪山的村长位置,我也得尽心尽力地去做刘赵两大家的工作啊!可到头来,是刘赵两大家合起伙来,美美地把我日弄了一回,让我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左左右右落得个不是好人。

选举前,我就把刘赵两大家族的头儿刘三和赵四这两个家伙组织在一起,还自己掏腰包在镇街上管了六个菜一壶酒,把从古到今,从国外到国内,从大到小的道理儿都讲了个透彻,这两个家伙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拍着胸脯儿向我保证说还让洪山当村长,这事保证没问题,刘三儿说:“好歪李洪山的妈,我还叫着姨儿哩!我们是姨表兄,那有不支持的理儿!”赵四也喷溅着满口的酒气说:“是哩!是哩!我弟弟就娶的他亲妹子,我们也是亲戚哩!哪能不支持,一定支持。支持李洪山当村长就是支持你这个镇干部,就是支持镇政府的工作哩!那里能不支持,一定得好好支持哩!”

这两个王八蛋喝着我的酒时,满碟子满碗答应了的事,到头来,却整个给翻了个儿,把说好的事情全给弄砸了。

我面对李洪山的老婆说:“嫂子,我今天来就是专门说这个事儿的。你也说说,当个村干部有什么好,整天做些出力不落好的事儿,咱就不让我哥当这个村干部哩!咱当就当镇里的干部去。”

这农村里的婆娘们就是缺修养,刚才她把衣服往盆里一扔,溅了我满脸满身的脏水,我一边擦着脸上身上的脏水,一边没好气地说:“你这是小看你这个弟弟哩!我今天还就是要让我哥到镇里去当干部哩!”

洪山的老婆听过我的话,一下子愣在那儿,好一会儿才很是有些柔情地说:“你说的这是真的吗?”

我呵呵地笑着说:“当然是真的,没这两下子还敢来你们这神沟子村当包村干部,你们这村子不就那么几苗苗人吗?就没有咱摆不平的事情。”

洪山的老婆说:“弟弟,都说你在镇里就当那么个水利站长,不算是啥大官,可今天还真得管你这一顿酒,我这就给你们整几个菜去。”

洪山的老婆刚刚整了两个菜,洪山骑着个摩托车也回到了家里,看到我先是一愣,过了片刻才丢过来一句:“来啦!咱不干村长啦!村里的事情管不上了。”

重庆癫痫病康复医院
男性癫痫病到底能不能治好
幼儿癫痫病的病因有什么

友情链接:

白屋之士网 | 光明新区地图 | 精忠报国曲谱 | 天津成考 | 网王水淡云轻 | 系统快速设置工具 | 大唐壹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