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谜尚防晒霜 >> 正文

【江南小说】殇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知道殇是什么意思吗?

殇,未成年而死。

【一】

医学院的图书馆,连空气里都流动着静谧。除了笔尖触碰到桌面的声音,就只有翻书带出的空气流动。

角落的单人桌上有个更为安然的存在,她穿着白色的雪纺蝴蝶衫,露出肩膀,灯光下泛着柔柔的珍珠光泽,一只手托着一本看起来会给她的手臂带来过分压迫的书,另只手缓缓的翻过一页纸张。

一个女孩在偌大的图书馆里看书,其实很和谐。如果不是那左手臂上一圈带着红肿的齿痕,如果不是那只翻书的手轻轻微微的颤抖,那就真的是很和谐了。

有脚步声渐渐的靠近,女孩抬起头看了看过来的人,然后清清浅浅的笑了。

“亦晨哥哥,他走了吗?”

“恩,刚出去。”

“好呢,那我们也走吧。”

女孩把书合上,刚站起来,那书却像是不被手所能承担的重物一样堪堪落下。

书本落地的声响,在图书馆这样安静的地方能惊扰很多人,很多人把眼光扫向了她。她歉意的笑笑,刚想动手去捡,刚来的夏亦晨已经把书捡起,放到了书架上。

夏亦晨揽过她,就像普通的情侣一样,慢慢的走了出去。

落地窗外扬扬洒洒的雨,衬着那本被放错书架的书,不知怎么的就衍生出一种凄凉的味道。就像夏亦晨弯腰为辛夷捡书时触及她眼里小心翼翼掩藏在歉意下的狼狈时,眼里翻涌而出的心疼。

【二】

六月的天,因为雨的姗姗落下,变得微凉。

室外的篮球场上纵然不能再打篮球了,可是这不能影响他们对篮球的热情。室内篮球场上,依然是热火朝天。

篮球场上的人并不知道,对面办公楼,正有人立在窗口注视着他。

辛夷就这样站在窗口,注视着那个追逐着篮球的身影。窗户洞开着,细细的雨丝贴到脸上,很温柔的凉。

而夏亦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辛夷手搭在窗台上,身体微微前倾,半个身体都有被雨淋到。

“辛夷!”

夏亦晨突然觉得胸口有一阵怒气,冲上了大脑,让他的脑袋都有点发晕。

“你想死吗你!”

立刻把她拽离了窗口,可是他还发现辛夷的衬衫已经被雨濡.湿了,双手在这六月的天里冰得异常。

夏亦晨觉得胸口的怒气快要喷薄而出,却是硬生生的忍住了将要出口的责怪。

辛夷的睫毛上粘满了水珠,脸上也有极细密的一层,让整张脸生出了一种朦胧感。只是那么稚嫩的一张脸,却依旧清清浅浅的笑着,清浅淡薄,本不是她这个年纪该有的东西。

“我只是……想离他……近一点。”

一句话,似乎说得极是吃力,整个人微微的颤抖起来,呼吸也开始急促。

夏亦晨马上扶她坐下,从她的包包里找出一盒药,拿出两片喂她吞下。动作没有一丝的停滞,显然是经常做的事。

很快,辛夷的呼吸平稳了,只是指尖还在微微的颤。

夏亦晨蹲下,和辛夷的高度持平,用纸巾轻轻擦着辛夷脸上的水渍。声音轻柔,却又带着叹息。

“辛夷,现在你不能着凉…”顿了顿又开口,“已经准备好了,后天早上九点。”辛夷垂下眼睑,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只听到那轻微的几乎没有的声音,“只剩下一天了呢。”

“今天颜希好像一直在发呆呢。”

在教室里神游着的人,并没有发现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有一双眼睛那么深那么深的注视着他。

辛夷的声音似乎永远那么低柔,像夹着一丝丝的笑意,但仔细去分辨的时候却是什么都没有。

“今天是你高考的日子。”夏亦晨的眼里流出哀伤,“他昨晚就没睡好,很紧张,不过他说,相信你一定能考到这里,然后…你们就再也不分开了。”

夏亦晨的眼里呈现出一种灰败的色彩。

他看着辛夷的身体开始颤抖,即使有墙的支撑,还是软软的滑向地面。有眼泪落在地板上,发出“滴答”的声响。

这是忍了多久的眼泪啊,从医生沉默开始,从她的妈妈被她的爸爸强制送出国外开始,还是在她知晓了自己命定的结局开始?

颜希是等不到她了,她根本没有参加高考,她的身体,已经没有办法承受这样的负担。甚至明天,她就会从颜希的世界里彻底消失,他们的爱情,还未到最美好的时刻,就死亡了。

而辛夷,她才十七岁啊!

辛夷的呼吸又开始急促,脸上晕出柔美却刺眼的红晕。辛夷抬起自己颤抖的不能自已的左手臂,用力咬了下去。

她在用痛缓解气管的痉挛,而夏亦晨只能看着她,看着她手上原本就还未消退的齿痕。他不能帮她拿药,因为她的服药量已经超过了药物的最大服用量,再吃药,身体的各项器官都无法承担。他甚至不能去抱住她,她的身体已经受不起外界的任何刺激了,况且,她应该是不希望自己抱她的吧。

夏亦晨站在那里没有动弹,紧握的拳,指甲刺进掌心的疼痛,有没有,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分担你的痛苦?

刚止住雨的天空那么灰暗,灰暗得如同夏亦晨的眼。如此璀璨的年华,那么尖锐的伤痕。

刻骨铭心。

【三】

窗外是翻浮的白云,辛夷在飞机的软座上轻轻阖上双眼。她很累,很累很累,可是却又无法入睡。她并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是哪里,只要到一个没有熟识的人的地方去就好。

她的旁边依旧是夏亦晨,夏亦晨也闭着眼睛,不过呼吸很轻,看来也没有睡。

虽然不想承受任何人的悲伤,可是自己还是需要一个人在身边。因为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了独立生存的能力。

她知道夏亦晨喜欢她,也知道他喜欢的深度。因为知道,才会让夏亦晨最后陪在他身边。只有他,才会配合自己最后的为所欲为。

而颜希,她不知道颜希以后听到她的死讯会怎样,她只能现在逃离,因为不愿意承受她死去时颜希的悲伤。因为她爱他,所以承受不起那样的悲伤。

不想承受因为自己死去而带来的悲伤。父亲也是因为怕母亲受不了自己在她面前死掉,才会把她送走的。

而自己在一个月前跟颜希说,高考前一个月不许联系,让我好好复习的话,不就是在为今天做准备吗?为什么心口那么那么难受呢?

其实现在死掉也已经没关系了。

辛夷牵牵嘴角,她不能有大的情绪变动,甚至每次说话,都让她娇嫩的呼吸道不堪重负。

这样活着真的好累啊,可是,可是,过了这个夏天我就成年了,可不可以让我再坚持一会儿,坚持过这个夏天。至少,让我活满十八岁。

辛夷转头看向窗外翻滚的云,眼中盈然有泪,再阖上,一滴泪珠滑落,落在软座的棉布上,很快消失不见。

【四】

窗外是翻浮的白云,辛夷在飞机的软座上轻轻阖上双眼。她很累,很累很累,可是却又无法入睡。她并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是哪里,只要到一个没有熟识的人的地方去就好。

她的旁边依旧是夏亦晨,夏亦晨也闭着眼睛,不过呼吸很轻,看来也没有睡。

虽然不想承受任何人的悲伤,可是自己还是需要一个人在身边。因为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了独立生存的能力。

她知道夏亦晨喜欢她,也知道他喜欢的深度。因为知道,才会让夏亦晨最后陪在他身边。只有他,才会配合自己最后的为所欲为。

而颜希,她不知道颜希以后听到她的死讯会怎样,她只能现在逃离,因为不愿意承受她死去时颜希的悲伤。因为她爱他,所以承受不起那样的悲伤。不想承受因为自己死去而带来的悲伤。父亲也是因为怕母亲受不了自己在她面前死去,才会把她送走的。

辛夷想了很多很多,恍惚中她想起了这样一句话:“每一个生命都是一个天使,他在人世间的停留取决于上帝对那个生命喜爱的程度,当上帝格外喜爱某一个生命的时候,他总是会霸道的早早将他召回天堂。”

癫痫病应吃什么药好
手术治疗癫痫病好不好呢
小儿患者治疗癫痫

友情链接:

白屋之士网 | 光明新区地图 | 精忠报国曲谱 | 天津成考 | 网王水淡云轻 | 系统快速设置工具 | 大唐壹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