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济南十六里河中学 >> 正文

【军警杯★小说】考验的爱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速瑜大学毕业后,因眷恋这座海滨城市的美丽与时尚,她留下了。几年后,她成了一家颇具知名度外企的部门主管。此时,恍惚间她才发觉自己已是一个大龄女子了。

于是,经人介绍,她认识了林。林是大学教师,不英俊也不难看,却比身高1.72米的她矮了3公分。他是那种很有知识很有涵养但缺乏激情的人,好像永远都是那么不温不火,慢半拍。她心里有些失望,对林也就不冷不热若即若离。但,她能感觉到林是认真的。也许日久生情吧,慢慢的,她对林的感情有了微妙的变化,几天不见,心里常会莫名其妙地想起他。她不敢确定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是不是叫“爱”。

“你是动心了?或许我还有更好的选择?”两个声音时常在她的脑海萦绕。

不知怎的,一段时间她经常感到胸闷,浑身酸软,身体不适。她的好朋友洁是市立医院的医生,那天洁替她作了全面检查,最后竟得出一个可怕的诊断:乳腺癌。

“天哪!怎么会呢?”这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一下子击得她晕头转向。

“这是真的!你要面对现实。”洁咬咬嘴唇,用医生特有的冷静与理智的口吻肯定说,她欲哭无泪。

“要不要告诉林?”沉吟片刻,洁问。洁知道她和林的事情。她们无话不谈。

“不!”她绝望地几乎是吼叫。

这时速瑜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离开医院的。突如其来的打击让她陷入悲凄哀伤痛苦无助的深渊。她一个人躺在床上默默地流泪。突然听到有人在轻轻叩门,“谁?”瑜心绪烦乱地打开房门:是林!只见林气喘吁吁,脸上写满关爱与焦急,却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

“我从这里经过,顺便来看看你上班没有?”

“是吗?”瑜淡淡一笑。

“哼,一定是洁告诉了他,却装得一无所知,虚伪!”

“我的事,洁全告诉你了?”她故意轻描淡写,她不想瞒他。

“我……”或许林没想到她会如此坦然,一时竟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半晌,林点点头。

“我们分手吧。”速瑜心平气和地说。

林一怔,摇了摇头。

“我不要你的怜悯!”速瑜冷笑一声,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好吧。”林嘴唇哆嗦了一下,狠狠瞪了瑜一眼,一转身扬长而去。

望着林远去的背影,她本来就疼痛的心倏地凉到了底。她心灰意冷:想不到爱情如此脆弱,不堪一击。但她不怨林,任由泪水潸然而下。谁知第二天林又来了,一进门就神秘地拿出一摞东西,兴冲冲地递给瑜说:

“请过目。”瑜心不在焉地瞄了一眼:户口簿、身份证。

“什么意思?”她茫然地看着林,一脸的不解。林微微一笑,郑重其事地说:

“我们登记结婚吧。”

速瑜一时百感交集,禁不住泪水长流……又一个上午,林陪瑜去医院复诊。洁见到他(她)们,抿嘴一乐。打趣道:

“蛮幸福的嘛。”复查完后,洁神色一凛,严肃地说:

“虽然癌细胞暂时没有扩散,但不排除病变的可能。为保险起见,最好先做一侧乳切除手术。这样——”说到这里,她欲言又止,看了看林。林一下子满脸通红,看了她一眼,低下头,喃喃地说:

“就听医生的,只要对病情有利,其他……我不介意。”

“好吧,你们要有思想准备。先开些药带回家吃,再观察一段时间吧。”说完,洁意味深长地看了林一眼。也许爱情的力量真的很伟大,有了爱的滋润,她觉得自己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半月后,林再次陪她复诊,并告诉洁:“我们准备结婚。”洁显然很惊讶,不无担心地问:

“你们决定了?不后悔?”说着眼睛紧盯着林追问道:

“你呢?她可是个病人哪,万一……”林坚决地摇摇头,双手更用力地紧紧握住了瑜的手,生怕她会逃掉似的。

“哈哈——”突然洁放声大笑起来,边笑边耸肩,作夸张状:

“哇!我好感动。林,你真伟大!怎么样,我的戏导演得还不错吧?”

见她们懵懵懂懂的样子,洁得意地点戳瑜的头说:

“你呀,其实根本没得什么癌,只不过平时整天伏案工作太累了,身体有些虚弱罢了。你不是说林没有激情不会关心人吗?那天我灵机一动,撒了一个弥天大谎,借机替你考验一下林。怎么样,大小姐,他不错吧?”

这时瑜和林如梦方醒,惊喜交加,情不自禁地紧紧相拥。瑜疯疯癫癫地问林:“我没病,真的吗?”林则激动地笑而不语,只是使劲地点头。洁在一边调侃道:

“哼,不但没病,还白吃了我一个月精心配制的秘方补药呢。”

瑜嗔怪道:

“你骗得我好苦,我还没找你算帐呢。”大家都笑了。

那晚,在瑜租住的公寓里,她和林举杯同庆她的“复生”。此时窗外已是万家灯火,星光璀璨,照亮了城市绚丽的夜空。坐在客厅,林有些拘谨,一个30岁的大男人鼻尖上竟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他的窘态,让瑜“扑哧”一声笑了,林也跟着嘿嘿傻笑。灯光下,林的一张娃娃脸更显得憨态可掬,令人忍俊不禁。二人不约而同对视一眼,又都笑了。他(她)二人喝了不少的酒。瑜情绪高昂,又说又笑,全然没了平时的矜持与冷傲。林一直笑着看着她,眼中尽是爱怜与喜悦。后来她觉得自己的脸开始发烧,说话开始语无伦次。她知道自己醉了,有些意乱情迷,她用火辣辣的目光盯着林。谁知,林的脸儿竟红红的,居然低下了头,不敢正视她。

“胆小鬼!”瑜咕哝一句,身子一歪,睡了过去。

不知什么时候,瑜醒了,觉得头很沉,浑身软绵绵的,潜意识里一惊,忙翻身坐起。嗯,身上穿得整整齐齐的,只不过多了一条棉被。再一看,林手里捧着一本书坐在一边,正微笑地看着她呢。瑜脸即刻一红,不好意思地垂下了头。

“你醒了?再睡会吧,我该走了。”林站起身,拿起外套往外走。

不知怎的,速瑜的喉咙像被堵住了,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是默默目送林消失在夜色凝重的城市大街上,心一时空落落的,一丝怅然袭上心头。她下意识地看了看表:凌晨4点。天啊?瑜一下子跳起来,这个时间什么车也没有!这里是城西,林住城东,相隔很远的,他如何回去?大冷的天,他一个人在街上踯躅?瑜真如困兽般在屋里转圈,这才注意到林已经把晚上的剩菜残羹收拾了,客厅厨房已清理得干干净净。茶几上有一纸条,瑜捡起一看,是林的笔迹:

“今夜有你不寂寞。”她心里一热,忽然很感动,不由泪眼模糊了。瑜立刻打电话给了林,带着哭音问:

“你怎么回去的?傻瓜!”林在电话那头轻声笑了:

“我在附近的网吧上网,后来坐车回去的呗,傻丫头!”

“你还能奢求什么呢?”瑜在心里低语。

很快,瑜和林携手走向了幸福的红地毯……大家都说,其实,爱有时候就在一瞬间爆发,在感动中完成,在相伴中永驻啊!

周口有专业癫痫医院吗
青少年癫痫应该怎么治疗
癫痫病的针灸治疗

友情链接:

白屋之士网 | 光明新区地图 | 精忠报国曲谱 | 天津成考 | 网王水淡云轻 | 系统快速设置工具 | 大唐壹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