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大北农股吧 >> 正文

『联盟★小说』楚君的情感日记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吾友梦瑶,姿色倾城,风采绝伦,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曾令无数男子心驰神往艳羡不已。然其性情乖张,遇事执拗,又颇多疑虑,致使情感之路坎坷跌宕,屡入险途。其走投无路之时,一位名唤楚君者,冰释前嫌,执其手,同其心,自此以后琴瑟和谐,成为一时之佳话。

梦瑶有感于夫君大爱无私,感人肺腑,遂将楚君的情感日记送与老夫,瞩老夫作文以记之。老夫读完,感佩不已,遂稍作整理,献于诸君。

2004年6月16日

无论我怎样努力,都无法挽留住梦瑶远走高飞的心。这让我极为恼火。我只能一边悲叹大势已去,一边大骂她的一意孤行顽固僵化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她要去成都了,成都可是天府之国呀,那里土地肥沃风景秀美遍地是黄金,等着你梦瑶去抓呢!去吧去吧,去开始你那被钱迷了心窍的同学所鼓吹的月薪五千的美差吧!我想如果不是你中了邪了入了魔了,就一定是那家公司的老板抽了筋了中了风了!

这些气人的话只能在日记中偷偷地骂了,你还真以为我敢当着她的面去说呀,那不找死吗?我爱她爱得死去活来,怎么可能当着她的面去说这些话啊?没准你会觉得我比她更傻,是的,大家都说了,我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有人背着我说,我爱上这么一个女人,就像豢养一只没有情义的狗。这话我可不爱听,是狗总有养熟的一天,是鸭子总有煮熟的一天,是女人总有嫁人的一天,我就不信捂不热她。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不肯休。文天祥不都这么说了吗?我还有什么理由不能再坚持?

是的,我说服不了她,阻挡不了她,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往火坑里跳呀!所以我对她说,既然你执意要去,那就让我送你去成都。可是她却吃了钉子喝了火药似的骂我是哪根葱,竟然对她的事指指点点了。奶奶的,好心当成驴肝肺了!

我恨我嘴为什么这么笨,人家苏秦能言善辩巧舌如簧哄得六国国君团团转,我却连一个小小的梦瑶都说不过也劝不住,罢罢罢,只能退而求其次,送她送到火车站。

唉,人走军心乱。徐徐启动的火车,揪着我的心,像拽着一只大风筝,哗啦啦地飞。不,不是我在飞,是她在飞——她的心在飞,而我只能让眼泪飞。

牢骚已尽,至于肺腑之言,还得借余杰《香草山》中的一段话来作表述:

在离开你的日子里,我时时感到六神无主。想象着与你的重逢,心里又充满了不知如何是好的复杂心情。洛扎诺夫说:“爱意味着‘没有你我不行’,‘没有你我难受’,‘没有你我寂寞’。这是外在的描写,但也是最精确的。爱绝不是火,爱是空气。没有它,就没有呼吸;而有了它,‘呼吸顺畅’。就这样。”

2004年7月8日

梦瑶这一去,杳如黄鹤,二十多天没了任何音信。我焦急痛苦得像被人挂在了火刑架上炙烤似的。我压抑不住地暴躁、烦闷,总是无缘无故地给人发脾气。我每天都要瞪着自行车去询问梦瑶的消息,可是每次都是提着心去哭丧着脸回。

我开始一个劲地骂梦瑶,骂她的没心没肺,骂她的薄情寡义。倘若真有一种办法能使被骂者耳根发热,头皮发麻,我愿骂她到天昏地暗。可是没办法,传说只能是传说,骂人要真有用,那些坏人早就被骂死了,还能留到现在祸害人民吗?

我只好为她祈祷,这是所有办法中唯一可行的办法,也是所有办法中最让人无可奈何的办法。于是我就默默地静静地为她祈祷了好几回。祈祷完,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我突然情绪激动,心想,我来为她祈祷,可是有谁为我祈祷?一天时间,死神竟然两次前来光顾我,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不幸者!

中午骑车好端端行走,却被拥挤的车辆逼到了马路正中央,鬼使神差地钻到两辆疾驰而来的公交车中间,差一点被挤成肉饼。下午,我扔下那前无铃铛后无闸的车子去坐公交,下车时,却莫名其妙神思恍惚一个趔趄倒在马路上,险些栽在车轮下。

梦瑶,你知道吗,为你,我差点成了车下鬼!

晚上,我心绪难安,又一次想起两年前约梦瑶看电影的一桩往事。

本来说好7点在楼下见面的,可是半个多小时过去了,依然不见她的影子。我很想再去打电话催促,又担心人家骂我没耐心没诚心更没绅士风度,只好去附近商店买了一包香烟,边抽边等待。

然而天色已暗,月挂树梢时,她才出现。那时电影已开演半小时了。

梦瑶面带愧意地说,让你久等了,我刚才碰见一熟人,耽搁了一阵子。我没再说什么,她觉察出了我的不高兴,说,电影已经错过了,我们散散步聊聊天吧。

于是我就和她在校园柔和的灯光下默默地走路,不知该说什么。我就一会儿低头沉思,一会儿抬头眺望半昏半暗的天空。她看见我这样子,也许觉得可笑,就说,让我送你一首小诗吧:

一会儿看我

一会儿看云

我觉得

你看我时很远

你看云时很近

这首小诗一下子打破沉闷尴尬的气氛,我也觉得有了说话的兴致。

她问我为什么闷闷不乐?我说,没能和你一起进影院观看《穆斯林的葬礼》,自然心情失落了。她说,影片哪有原作有味道!《穆斯林的葬礼》你我又不是没读过。我说,这你就不懂了,一人时,读书自然很有趣;但两人时,看电影就更有情致了。她说,两人月下散步也不赖呀。然后我们边走边聊楚雁潮与韩星月的凄美爱情,说着说着便说到了自己身上。我告诉她,我很喜欢她。幽幽的月光下,我分明看到了她激动而幸福的表情。只是,她没有马上答应我,说她还没有思想准备,容她好好想想再做决定。那一夜,我兴奋到了极点。

然而两年过去了,追求她的男生一个一个地来了,又走了,我却一直没有等到她的回复。

我的等待,难道本身就是虚无?

《圣经.约翰一书》中说:“爱里没有惧怕,爱既安全,就把惧怕除去,因为在惧怕里含着刑罚。惧怕的人在爱里未能得到完全。”

《圣经.雅歌》中说道:“爱情,众水不能息灭,大水不能淹没,若有人拿家中所有的财宝要换爱情,就全被藐视。”

我的良人,来吧,你我可以往田间去,你我可以在村庄住宿。我们早晨起来往葡萄园去,看看葡萄发芽开花没有?石榴放蕊没有?我在那里要将我的爱情给你。风茄放香,在我们的门内有各种新陈佳美的果子;我的良人,这都是我为你存留的。(《圣经.雅歌》)

《圣经》已经为我做了最好的回答,可是这,是不是我的一厢情愿?

2004年7月12日

梦瑶终于打电话了,迟是迟了点,但依然让我欣喜若狂。

我没想到这二十多天的时间里,她经历了比我还惊险的遭遇,她得到了一个人从象牙塔到混沌社会时最为惨痛的教训。

她告诉我,她已经逃回兰州了。她说自己被同学欺骗,卷进了传销公司。从一下车就开始被牢牢监视,除了在规定的圈子,哪里也去不了,啥事也干不成。她骂她的同学,同学却躲着不见她;她想给我们打电话,人家又不让打。她骂她的同学,曾经那么好的交情,却能做出这样卑鄙的欺骗,实在让人做梦也想不到。我说,你太幼稚,传销军中,没有情谊只有利益,被兄弟姐妹欺骗的比比皆是,你这算啥?于是她开始大骂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我说,社会上阴险的事情多着呢,就凭你这点阅历还想闯江湖!她争辩,我这不神通广大逃回来了吗?

她倒好,开始给我讲述她的逃跑经验了。她说遇到这事,需要谨记四个字。我问哪四个字?她说一是“观”,为了逃跑,你必须得细细观察周围环境,他们的活动规律和天气变化,做到心中有数。二是“装”,你得在他们面前装可怜装听话装孙子。我在那几天故意装出死心塌地加入到这个阵营的样子,不吵也不闹,积极配合严守纪律,让他们误以为我已成瓮中鳖池中鱼。三是“等”,满怀信心地等,不失一切时机地等。当我等到天气阴沉,黑云压城之时,我就准备出逃了。四是“快”,机会来临之后,要毫不犹豫,快如兔子。那天晚上,大雨之中,我像一只离弦的箭一样冲出了高墙。

她就这样好吹,我敢肯定,她逃跑时一定心惊肉跳如惊弓之鸟。

不管怎样,梦瑶终于回来了!我乱跳乱吼,是福不是祸,是祸躲得过。

兴奋之余,翻看了帕斯捷尔纳克写给茨维塔耶娃的情书中的一个片段,觉得感人至深,抄录下来送给我的梦瑶:

“我置身于一个充盈着对你之爱的世界,感受不到自己的笨拙和迷茫。这是初恋的初恋,比世上的一切都更质朴。我如此爱你,似乎在生活中只想着爱,想了很久很久,久得不可思议。你绝对的美。你是梦中的茨维塔耶娃;你是墙壁、地板和天花板的存在类推中的茨维塔耶娃,亦即空气和时间的类人体中的茨维塔耶娃;你就是语言,这种语言出现在诗人终生追求而不指望听到回答的地方。你是广大爱慕者奉若神明的原野上的大诗人,你就是最高的自发人性,你不在人群中,或是不在人类的用词法中,你自在而立。”

2004年7月13日

我的鸽子啊,你在磐石穴中,

在陡岩的隐秘处。

求你容我得见你的容貌,

得听你的声音;

因为你的声音柔和,你的面貌秀美。

——《圣经.雅歌》

一大早我就去安宁找梦瑶。

梦瑶临时住在了冯岚的租房。冯岚是我们的同班同学,她留在兰州,打算一边带家教,一边复习考研。

梦瑶的几个同学和老乡也来了,他们都对梦瑶表现出十足的热情。梦瑶憔悴了很多,看上去让人心生怜爱。她的身上依然穿着那身临走时的衣服,现在已经破破旧旧的了。梦瑶似乎对这一切并不是很在意,要求我们帮她去家教中心登个记,尽快找几个学生开始挣生活费。

我知道梦瑶现在最缺钱用,就从自己身上仅有的五百元中拿出四百元借给她。她想拒绝,我告诉她,这是我作为朋友的帮助,你不能拒绝。下午我们帮她买好被褥,收拾好一切东西,让她和冯岚住在了一起。

本来有好多好多的话想对梦瑶说,可是见她精神疲惫无心说话的样子,我便放弃了我的打算。

回到房子,我竟然像一个受委屈的孩子似的,泪水直流。

晚上大脑又一次清醒得可怕,我只好走出住所,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对着夜空发呆。我痴痴地想,天地很可能就是一个大大的透明的坛子。白天,这个坛子以透明示人,光亮无比;夜里,玉帝便派出一位高高的黑黑的汉子,围着坛子,一刷一刷,一层一层,天空于是由明亮而朦胧,由朦胧而昏暗,由昏暗而漆黑。

我第一次感觉到了夜的伟大与庄严,祥和与宁静。在夜色中待久了,我发觉夜并不可怕,夜其实更接近于自然,夜是人更本真的生活状态。夜让人以一种异乎寻常的冷静与理智去思考人生思考社会。诗人顾城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是啊,夜的冷静,让人异常清醒地洞悉社会洞悉人生。我想起了伟大的诗人屈原,屈原正是在黑夜一般的时代,以黑色的冷静发出了“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呼声。我也想起了鲁迅,鲁迅也是在黑夜一般的时代,以黑铁一般的冷峻,打破了那窒息人的铁屋子。

可是,一个人如何来战胜心灵的黑暗,心灵的迷茫,心灵的虚无呢?失望是一种黑暗,冰冷是一种黑暗,绝望更是一种黑暗,而且是人心灵深处最大的黑暗。

我隐隐觉得,梦瑶内心有一种黑暗,这种黑暗,遮挡了她对爱情的美好向往。我的内心也有一种黑暗,这种黑暗是由梦瑶的拒绝造成的。

2004年8月10日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三天没有见梦瑶,好像过了三年。晚饭过后我便骑上自行车急急忙忙去找梦瑶。

冯岚告诉我梦瑶和齐晓鹏出去了。

齐晓鹏?我心里大骂,狗日的齐晓鹏竟然撬我的杠,我和你没完。我知道他,他是梦瑶老乡韩贵的朋友,以前我们见过面,和人说话总是笑嘻嘻的,没想到口蜜腹剑包藏祸心!

我真恨透了他。

我踏破铁鞋地找,我不厌其烦地找,我气急败坏地找。

我想我是没治了,我从上辈子就中了梦瑶的毒了,如果看不见她这丸解药,我的心就永远难安。

等待梦瑶,就像等待一个传说。十点以后依然不见梦瑶的影子,我只好鸣金收兵。

回到住所,我无心洗涮,也无心干其他的任何事。我脱掉鞋子倒头便睡。可是哪里睡得着呢?梦瑶和齐晓鹏的影子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晃动着,我像个精神病人一样,一会儿觉得自己像是在和梦瑶纠缠不清,一会儿又像是与那个齐晓鹏斗得你死我活,一会儿又像是与他们两人的同盟军争得不可开交……在只有我一个人的房子里,我斗不过我脑海中的情人与情敌。换句话说,我与他们斗得越厉害,便对自己的伤害越大。说白了,斗他们,其实是斗自己。这样想来,我是该马上停止思想斗争的,但是我无法不斗自己,因为我心爱的人被别的男人领走了,半夜未归!

我听着屋外一切细微的声响,我听着钟表马蹄声一样的声响,清醒到快要发疯的程度。

无奈地打开电脑,听到郑钧的《怒放》,我的眼泪又来了:

癫痫小发作有些什么表现呢
怎么治疗癫痫才有效果
癫痫会影响智力吗

友情链接:

白屋之士网 | 光明新区地图 | 精忠报国曲谱 | 天津成考 | 网王水淡云轻 | 系统快速设置工具 | 大唐壹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