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吹风喷嘴 >> 正文

【风恋.在路上】他俩的约定(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话说2006年始,秋根君是某单位的一名干部,已至不惑之年。说他年轻嘛,但也到了四十多岁,因仕途无望整天没事干,但他的精力尤其旺盛,可以说有劲没地方可使。闲得无聊的他受改革开放和商品经济时潮的冲击,加之妻子久病未愈导致性冷漠不愿陪他等等,诸事来袭这就足够令他难以自控。

在基层工作时,除了要完成本身的日常事务外,他基本上闲着没事干。没事干就无事生起非来,上桌打牌,抽烟喝酒等样样俱全。一旦遇到年轻貌美的女子若有性爱上的要求,他决不放过,且巴不得行那顺手牵羊的美差。

整天吃喝玩乐的秋根君,可谓饱暖思淫逸。他妻子住院治病期间,那小弟弟像棍棒一样强硬,每当夜幕降临之际,他独自一人倒在床上,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好生难受。一周半月还可克制,但时间长了,也就无法控制呀。

常在江湖走,哪能不湿鞋。秋根利用工作机会,时常到乡镇超市、商店等地去游逛,有事没事般找售货员小姐说话,借喝醉酒胆大之机,口出狂言的在美女们面前讲痞话,还询问她们的丈夫是否出外打工了。如果发现有笑而不语且不遭其怒骂者,那就充分说明此事有点希望,接着就不失时机看准其中一位老公长久不在身边的阿香下手,并邀请她一同吃个晚饭。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秋根君有了第一次请阿香吃饭,就趁热打铁,才隔两天又约她第二次吃夜宵。女人嘛,毕竟嘴馋些,阿香因丈夫长时间在外打工,也许感觉寂寞难耐,对于秋根的邀请似乎有些来者不拒,且欣然应允了。秋根在夜宵摊位点了四个菜,两荤两蔬,买了一瓶几十元的白酒,先斟满一杯恭敬地放到阿香的坐桌旁,自己也满上一杯,两人边吃边聊,甚是快乐。

几两酒下肚,秋根君侃侃而谈,阿香聚精会神地听着,还不时的发出“咯咯”的笑声,此令秋根君更加兴奋不已。恰碰夏季天热,见她脸旦红润,穿着衬衣短裤,衬得胸部突起,两腿裸露在外。秋根君心中自然高兴,就搬弄凳子顾意靠近阿香处,并用右手摸一下她的腿,但阿香不责怪,还笑嘻嘻的。于是,秋根君心想,是时候该动手了,今晚一定有戏。

暗思高兴之余,他拿酒瓶再往阿香杯中欲添满,但她只答应喝半杯。也罢,半杯就半杯,自己也同样加半杯,好让晚上与她做爱呢。

吃到凌晨12点后,阿香有点醉意,走起路来前脚不能协调后腿,一步一个踉跄的左右摇晃着。秋根君见状赶紧付清饭钱就势扶着她向自己单位方向而去,阿香也不反抗的任由他摆弄,那散发的女人气息令秋根君心舒意畅,想入非非。

来到秋根君房里,他匆忙开亮电灯,抱着阿香放至床上,帮她脱掉衣服和鞋袜,但见:阿香两眼似开未开,胸部高耸却被乳罩包裹着欲向外溢出,一条镶边三角内短裤将那隐私部位牢牢包住,在灯光下显得幽暗黑乎乎的。

在酒精的作用下,秋根君大胆地抚摸阿香的胸部并解下了乳罩,两颗枣似的奶头早已膨胀着呈红晕状,他就用嘴吮吸起来。半晌,阿香被他弄醒着坐起来道:“色鬼,只吃你两餐饭,今晚就要被你糟塌了,但我愿意啊!”。阿香左手挽紧秋根君的腰,右手狂摸他下身部位,还立马脱掉了内裤。但见阿香牝部:洞边杂草黑生妙,里面淫水滴滴跳。似闭似开含蕊笑,红白相间嫩肉娇。

秋根君见状欲火难忍,快把自己的衣裤褪去,那牡棍早就比木棒还硬,被她摆弄后直挺挺的正要钻洞呢……

两人翻云覆雨之后,秋根君就像一条死蛇般倒在阿香身旁睡着了,还发出“呼噜,呼噜。”的打鼾声。

这一夜,秋根君与阿香做爱了三次,两人心满意足,各自欢喜,并约定明晚继续。毕竟,干柴遇烈火,哪有不燃烧的道理呀。

一个月之后,阿香发现自己没来月经,就知道她已怀孕了,把此事告诉了秋根君,但到医院一查,果然如此。阿香想要这孩子,但秋根君有些担心,毕竟他有工作,怕受牵连的端掉饭碗。于是,就劝她吃药拿掉了这来得不是时候的可怜虫。

两年中,他俩做爱数次,后来,阿香又有身孕了,但秋根君还是劝她去打了胎。阿香就这般打了怀,但怀了又被打掉,这也的确难为她了。

2008年8月,秋根君因妻子旧病复发,上峰将他调到县城工作。阿香打电话询问秋根君:“你调县城了,我俩以后怎办?”。秋根君答曰:“你愿跟我进城吗?若不反对,就请过来,我很需要你!”。

没过多久,阿香决定进城与秋根君续好。秋根君租了一间房子给她暂住,白天阿香进厂,晚上两人时常约会亲昵。日久生情,两人发展到如胶似漆,谁也离不开谁的地步,趁此机会,阿香提出想与他生个女儿,但秋根君勉强答应了。

既然约定,那么两人就疯狂地亲热、性交。通过一周时间内的多次做爱,阿香的月经未按期而至,这就说明她又怀小孩了。看见阿香的肚子日渐增大,秋根君竟然有些高兴不起来,为了不让她发觉,秋根君表面看去还是很乐观的。

2010年12月,秋根君与阿香的爱情结晶得到回报,终于生下个可爱的小千斤。为此,秋根君往后做人将难以挺直腰杆,也不敢张扬,在是非面前先得心虚三分,尽量的做到本分待人方为最妙哦。

此时的秋根君明知山有虎,但却偏向虎山行。明明知道包情妇有风险,但仍然去包,且和她生了个女儿。如果他妻子或其娘家知道,后果将不堪设想。秋根君的岳母本是个泼妇,若知他有外遇,肯定会上门吵闹不休。假若造成社会影响,让他单位领导知晓,也许会使秋根君有开除工作的危险啊。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纸是包不住火的,躲得了一时,但躲不过一生嘛。

某年,秋根君的妻大弟重婚,请他去喝喜酒,正在饭店打扑克时,妻二弟的女儿说要其手机玩玩,他不假思索地就把手机拿给她了。只一会儿,她咿咿呀呀的突然跑回速将手机扔在桌面上,未及秋根君拿回,但其妻小弟就把它抢到手里,还翻看了手机中秋根君与阿香暖昧的短信内容。

涉及秋根君的妻小弟,那是个吝啬而刁钻的角色,他预感自己的姐夫一定有外遇,且生了个孩子。当时在酒席上他并未说什么,但等席散客人们离去后,他将此事告诉了母亲,还提出要他俩的私生女去医院做DNA鉴定。而这位母亲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半蠢半疯的,喜欢挑事,还爱得理不饶人。鸡毛蒜皮的小事,经她一弄,芝麻则变成碗豆这么大了。结果,就把秋根君害了个半死。

这位蠢癫之母,坐班车到县城秋根君家居住一个月,把他骂得狗血淋头,还将阿香与他的暖昧短信告诉了秋根君的妻子和媳妇,此就让事情则变得更为严重。在这一个月中,秋根君煎熬难耐,整天被这“三个女人一台戏”似的轮番轰炸,吵闹不休,几乎要了秋根君的老命,简直搞得他焦头烂额,差点就要崩溃呢。

先是媳妇逼迫秋根君(家公)交出手机给她,由她打电话试探阿香,看其是否有啥异常反应,还顺便的翻阅了秋根君手机里的短信情况。

因事前早有准备,加之阿香机警,秋根君媳妇并没查出什么问题来,就气嘟嘟地对家婆说:“你老公有外遇,哪能把你放在心上,也没精力顾家啊。”。本来秋根君的老婆就是个神经失常的长病号人员,听儿媳如此一说,能不对他疑心更重吗?

过了几天,秋根君手机早晨闹钟催醒他起床响了几阵,因劳累过度开始时他未听见。刚好这日是一名同学九点钟嫁女,他要赶去喝酒,就速起床洗涮完毕后跟她们说了一声。待至宾馆坐定吃了一会,他突然接到儿子从广东打来的电话,说是外婆在自家闹起事来,要求秋根君早点回家料理,还啰啰嗦嗦的在电话中讲了一大堆。

他哪有心思陪同桌同学们喝酒,只是简单意思了几下,并说明理由后就匆忙离开了。到得家来,但见岳母对其怒目圆睁,像仇人一般没好脸色吼道:“肯定又是情妇紧打电话约你出去,不要脸的老流氓,还不肯断绝关系。”。

秋根君的妻子在现场,几次听到儿媳和老娘对他的猜疑和责备,结果,也就倒向她们这边去了。惟有他一人一边,只能孤掌难鸣哦。

秋根君的岳母把他骂也骂了,闹也闹了,但还是不解气。若不是怕开除秋根君的工作苦了女儿,她肯定会将此事捅到社会上去。虽然她不敢这样做,但还是使了些不正常的手段,暗中告诫女儿让秋根君没有外出自由活动的权力。

秋根君晚上一般喜欢出外活动,有时是去散步,有时则上桌打麻将或扑克。每当歇礼拜时,他吃完饭后,就去麻将馆打牌玩玩,但从2013年5月起,妻子就不让秋根君出家门,一旦出去,她就在后面跟着,并守住宿舍或麻将馆的大门,不让他随便的进出,生怕他与阿香再去偷情。

最为忍无可忍的是:秋根君的妻子不但在家门附近不让他出去,而且,周一至周五他去上班时,她都跟紧不放。这使得秋根君在单位上影响极坏,颜面扫地,仿佛真个成了大嫖客。

秋根君是个重感情肯担当的男人,他与妻子结婚已三十一年,一路走来,虽屡有争吵、打骂之事发生,但却从未说要和她离婚。造成他在外面拈花惹草,其实不能完全怪他,他的妻子也是有责任的。

以前,每当秋根君歇礼拜回家时,妻子不来及时与他亲热,更别说是要履行那做爱之事。他曾多次硬着小弟在床上等待着她,但妻子老不按时行那夫妻房事,待小弟软弱无力后,她却来要求做爱,还喋喋不休,让他不得安宁。

秋根君的妻子年老多病,药吃体损,性欲减弱。通过近三年对他的跟踪蹲守,没发现啥猫倪,现在也就懒得去管他这种“屌”事,只落得个清闲自在则可。此就无意中增加了秋根君自由活动的空间,也好让他与阿香有更多的接触机会了。

秋根君虽算不上正人君子,但也可说是个基本称职的男人。他不但对阿香忠心不二,枪枪打进老地方——她的阴洞,而且对子女也疼爱有加,时常关心呵护,出钱出力,在所不惜。

正当秋根君获得自由,向好的方向发展时,但阿香那边却要出情况了。以前不光是秋根君这边老出事端,现在阿香这里,也有问题需要解决呢。尽管阿香和前夫已办离婚手续,但双方亲人事先并不知道,只到后来才听说了。

阿香的家公长住县城的二儿子家,有意与阿香的租房面对面,从而有力地监视着她的举动。但这还不算麻烦,更为棘手的事,就是阿香前夫家的家属和亲戚曾三番五次来她住处找茬子,说他们两个应当复婚。去年阿香的前夫几次找她要女儿的户口,说是要把她转为农村人口可以分田。

以上诸事,但都被阿香一一否定,根本就不想服从他们的意愿。阿香心想:过去为啥不对我好点呢?现在女儿七岁了,就想要拿走,你们几时出过一分钱,累过一份力呀?光捡好事做,嘿嘿,没门。

自青春到暮年,秋根君花在儿子身上的钱七十万左右,如今他成家立业,也就不再严管重教了,但把主要精力放在阿香和小女身上。

秋根君的压力很大,肩上的担子并不轻松。为了阿香、女儿的吃、穿、住以及房租、学费、水电等等费用,一年中他总共要支付近两万元。阿香看到他出这么多钱,很是心痛,总想着要去打工赚点钱,从而减轻他的负担。凡事总不能做到两全,端人家的碗就得被人管,即影响了女儿的学习成绩,也有可能导致夫妻性生活不和谐吧。

阿香尽管只是一个情人,但秋根君视她如老婆。虽然她长得不漂亮,书又读得少,但为人心善,通情达理,吃苦耐劳精神特强,与秋根君有着共同语言。这些与他合法妻子有着天壤之别,且是无可比拟的。阿香为秋根君生养一个女儿,还和前夫离了婚,这令秋根君尤其感动。做爱时,他想玩哪,她都配合,且花样百出,这也是他深爱阿香的主要原因。

秋根君与阿香在一起时,无所不谈,也无所不做,尽享天伦之乐的惬意。阿香几回试探他问:“我人矮貌丑,你图个啥?”。他答曰:“只图你心眼好,能相夫教女,会操持家务等等!”。她又戏言道:“如果以后遇到年轻漂亮的女子,你会离开我吗?”。他拍胸保证说:“从此与你相守残生,永不言弃!”。阿香听罢,泪流满面,感动不已,并当场亲吻了他几下。

秋根君接近花甲的年龄,过几年就要退休。一旦退了,工资肯定减少一半多,大概每年只得五万元左右的收入。儿子先前读书、开店、结婚、购车等近七十万元的开支,造成他如今欠债三十万元,拿什么去偿还呢?这就是秋根君长期郁闷不乐的原因,但他也不敢对阿香如实秉报啊。

妻子退休工资每年将近三万,儿子年薪能赚七万块,听说媳妇找事做每月也有近两千入账,加上住房公积金二十万退休时可取出,这些足以可令秋根君感到些许欣慰,他何故过分担心有后顾之忧呢?

不过嘛,阿香也时常提及购房之事,她征询秋根君道:“老租房搬家不是事,买不起一套,起码也得买个十万左右柴间凑合着过吧!”。他回曰:“我退休时,一定解决!”。阿香又问:“能否在一块住呢?”。他忙答:“肯定能,待退休后!”。阿香有些不耐烦:“什么都等退休后,只怕到时一场空哦。”。

说句实在话,秋根君并没多大的把握完成这些事,但他想去完成,还得看儿子、媳妇等是否争气,更希望家顺平安地不出啥大事。阿香要求并不高,他爽快答应是没错的,但也是必须的。

秋根君往后的生活还算漫长,两个家庭的开支很大,阿香不能外出赚钱,女儿又小,不可预知的因素也蛮多。秋根君有苦难言,但只能默默承受罢了。阿香心里快乐吗?不,她早就有预感,加之个别女友从中作梗,此就令她目前心急如焚,且日渐消瘦不少。

困难虽多,但日子还得往下过。人在江湖,心不由己,世事难料,还需听天由命呢。秋根君对阿香的承诺,或曰约定,是否能逐个解决?还是个未知数,时间亦很遥远,大家别急——慢慢瞧,也请诸位试目以待,但愿他俩能交好运,化险为夷吧!

陕西专业治疗癫痫医院在哪
南京癫痫诊断基地
服用抗癫痫药物常识

友情链接:

白屋之士网 | 光明新区地图 | 精忠报国曲谱 | 天津成考 | 网王水淡云轻 | 系统快速设置工具 | 大唐壹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