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成都鑫豪斯 >> 正文

【家园】明 明(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明明是妻妹的小儿子。因为学校放寒假,他的父母要上班故而暂寓我家

这年冬日的某个早晨,在我家不远的路口我接到了明明,是他的父亲送过来的。

明明这年不及十岁。小小的人儿,却长了一双大大的招风耳,一双小手白白嫩嫩,十指纤纤。明明身穿的小蓝袄是牛仔装的模样。一边领子平倒着,一边衣领子翘立着,下着土白色的老板裤,前裤脚扫脚面后裤脚扫地面。脚蹬一双圆头大皮鞋,鞋是锃光瓦亮,臂弯里还夹着个文件包,颇有一副小老板的样,却甚是乖觉和聪颖。

因着买菜和早餐的缘由,我带着明明往市场而去。

路上,我问明明:“你文件包里都装的啥?”

“都是些作业本和书了。”明明说。见我先开了口,明明话也多了。

明明说:“姨伯!你家有游戏机么?我还带着游戏卡呢!”说着,就从口袋里往外掏。

可能是卡太大了;也可能是口袋口太小了。急得明明将口袋底也扽出来了,零零碎碎的小玩意稀里哗啦掉了一地。

我说:“游戏卡是你爸让你带的?”

“不是!是我自己个拿来的。”明明说:“姨伯!你猜猜我这卡是多钱买的?”

我故作不知,笑着逗弄道:“多钱?有十块钱么?”

明明瞪大了眼,一副不屑的神情。说:“十块钱!要四十多块呢!”

我连忙又问道:“这样的游戏卡你拢共有几个呢?”

明明颇有些自得的样儿。仰着头,望着我说:“俺家里还有三四盒呢!”

“可是不老少!”我故作感慨道。

我问:“明明,早点你想些吃啥啊!”

他说:“我要吃甑糕!”

我说:“你平常都起的这么早么?”

明明说:“俺妈送我六点半就得走;俺爸送我七点走。因为俺妈七点一刻必须到单位呢!”

明明说话挺有意思。俺字到了他的嘴边却常常成了倷(nai)的读音。听着新异却顺耳动听。

看看明明蛮能侃的,我于是趁了劲儿,逗着他说话。

我问:“明明!你妈的办公室大还是你爸的办公室大呢?”

明明说:“倷(俺)爸的大!倷爸的房子是俩桌子靠着的。屋里还有别人;倷妈的办公室只有她一个,一个桌子,一对沙发,还有几个皮椅子。”

冬日的寒气逼人。明明的鼻尖红红的,嘴里哈着白气。

我问:“明明,你咋不戴口罩呢?”

明明说:“我不戴!我不爱戴!我平常都不带!俺妈硬叫我戴。到了学校门口,她一走我就揪了,把人捂得懋乱的。”

吃了早点,周身未觉得温暖反而更有了些寒意。从家里带出的暖气儿这会子也耗散的差不多了。也许是因为冷的缘故,明明的话渐渐的少了。于是我们又买了零零碎碎,我便带着明明往家折返了。

于是,在冬日晨曦的大路上,便有了一老一小,一高一低的两个人。手牵着手儿,每人的另只手还各自拎着些什物,悠悠地走在一起儿。

太阳渐渐的高起,阳光照耀着大地。于是这一老一小便沐浴在金色的光辉里,脸庞上也就散发了红红的光。

癫痫治疗的费用高吗
突发性癫痫如何护理呢
阜新治疗癫痫的医院

友情链接:

白屋之士网 | 光明新区地图 | 精忠报国曲谱 | 天津成考 | 网王水淡云轻 | 系统快速设置工具 | 大唐壹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