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八度互联 >> 正文

【菊韵】等你的飘雪飞舞(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北国的雪,今年似乎来得早些。冷寒的空气,也似乎要将一切都冻住,除了漫天的飘雪飞舞,转眼间,便轻轻地覆盖了整个的大地。一切便在这般冷清静寂里,给了人一份窒息感觉。

记不清楚这是第几个飘雪的季节,雪儿的心底,一直有一个声音,仿佛来自遥远天际,却就在耳边低吟。这个声音的主人,现在不知道在何处,他,已经很久没有消息了。

一些情景变得模糊起来,前世轮回的记忆,仿佛早已被时光的沙漏,消磨殆尽。而在雪儿的心中,一直有一股执念,让她于这样飘雪的日子里,显得格外地思念起那个人。他们,当初也是在这样飘雪的时节分开,她依然如同今天这般地站在那里,而他只挥了挥手,就独自潇洒地走了。这一走竟是七年,雪儿也已从当初淘气的小姑娘,变成如今京城公认第一的美女。而他,变成了什么模样,雪儿已经记不得了。她也无法知晓,那个当初对她百依百顺的俊逸非凡的模样,现在还能留下多少影子,与心底念念不忘的人儿重合?

雪儿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那里,静立如雕塑般不动。那是她习惯站立的位置,自从看着那个人从那里离去,雪儿早已习惯了时不时地来到那里,一个人静静地站着,手里会撑着一把小伞。这把伞更多的是一种装饰,只能遮挡住一点小雨,最温柔的阳光。几缕微风,或者是这般飘舞着的雪,都令她无可躲避,只聊胜于无。飘雪随风飞舞着,偶尔地钻入衣襟,带着一丝冰凉感觉。只是她似乎毫无知觉,她的思绪早已,不知飘到哪里去了。

“雪儿,你要等我!”一个声音,低沉而舒缓,带着无上魅力,有着魅惑人心神力量。

“嗯,我等着你!”雪儿非常坚定地回答着,如果不是因为太小,她甚至想着要跟随他一起,天涯踏遍,只要能与玉一起,对雪儿来说,比什么都要叫她觉得幸福开心。

“此次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若是……”

“没有若是……你不来,我不老……此生,唯等而已。”

“雪儿……”玉的声音终于有些哽噎。

“玉……”雪儿轻唤道:“你看,飘雪了哎,多美,今日一别落雪飘舞,等你回来,也有飘雪么?”“嗯,会有的吧,飘雪……”

不让玉再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语,虽然万分不舍,雪儿还是催促他赶紧上马。展颜一笑,俊逸的身影翻动间,已然跨上马背,一挥手中鞭子,那枣红马儿轻轻嘶叫一声,便毫不留恋地绝尘而去。

此刻漫天的飘雪洒落下来,把一个背影映衬得格外的脱尘。雪儿便是撑着那把纯白色伞面的小伞儿,直盯着眼前的背影,渐次地消失不见。就有冰凉的雪花儿,扑打在她脸庞,伴随着眼角的泪水儿,一时分不清是融化的雪,还是流出的泪。

“小姐,老爷在催了,我们回吧。”宝儿的声音,适时把雪儿的思绪拉了回来。

“宝儿,再呆一会吧。”也许,这是最后一次来等你了,我的玉。

“哦,就一小会儿啊。”心中不忍,宝儿叹了口气,回道。

迫于家族的压力,雪儿的父亲也只好为她安排,即日将与长安新贵欧阳家三公子定亲。虽然,坊间盛传那个欧阳少华,乃是出了名的凶残好色。只是,他们王家如今式微,能够攀得这门亲事,对家族的利益将是巨大的好处。至于雪儿嘛,家族一直把她当公主般供着,却并非真心宠爱。原先还想着京城豪门的李家公子,只是,一晃七年了,那人仿佛从未出现一般,杳无消息,恐怕早已身消魂散。如何抵得这现成的主儿,那可是真金白银的利益啊。

就算再怎么心疼小姐,宝儿也知道自己地位身贱,又怎能说得上话。如今,但凭小姐的心意,她自将身心相伴,不要令小姐一个人孤寂了。

雪,越下越大了。

远远的,一顶花轿向她们行来。不知又是谁家的新娘,即将出嫁。只是,在这样大雪纷飞的时分,这样一顶花轿突兀的出现,多少给人怪异的感觉。更令人奇怪的是,除了这顶花轿,竟然没有迎亲的队伍。雪儿自顾着心事,却也并不理睬。招呼了宝儿,正准备回去,而那抬着花轿之人,径自一路向着她们而来,恰好在雪儿面前停下。

“是雪儿小姐么,我等奉了家主之命,特来接了雪儿小姐过府,与家主一叙。”其中一人,并没有抬轿,显是管家之流,拦住她们面前,语气并不恭敬。

“你的主人是谁?我家小姐岂是随便能跟你们去的?”雪儿并未作答,宝儿已经抢着回道。从心里面,宝儿觉得此人令人讨厌,其目光阴冷,似乎并不把雪儿的身份看在眼里。

“你一个丫头片子,我主人的名讳,又岂是你能知道的?”那管家只是冷冷地回了一句,并不理睬宝儿,目光再次转向雪儿,并伸手作了个请的姿势,显然,并不想回答。

“主人是谁都不知道,你叫我怎么跟你走呢?”虽然心中气急,雪儿依然显得镇定,“还是,你们觉得,这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可以硬抢么?”

“如果小姐非要这般,那也说不得,小人只好得罪了。”

“好胆,你们真是不要王法了吗?”宝儿急道。

“嘿嘿,王法,那得问你家老爷了。”没想到那管家如此回答。

“算了,宝儿。”止住还想继续争辩的宝儿。雪儿对着管家说道:“我明白了,走吧。”

“小姐,”宝儿此时真的急了,小姐怎么就答应他们了。老爷,对了,得赶紧回去向老爷禀报一声,只是,这些人会怎样对待小姐,她又怎么放心扔下小姐一个人不管。

“我没事,宝儿。以后,就得麻烦宝儿了,替雪儿告诉玉,雪儿今生等不了他了,来生,雪儿还等。”说完,也不给宝儿机会,径自地登上轿子。管家手一挥,并不管宝儿如何,一行人沿着原路离去。只留下宝儿无助地看着轿子,渐行渐远。

一匹俊马飞驰,一路激起的雪花,随着落下的雪,很快地又铺满官道。因为下雪的原故,官道上并没有行人,马儿也得以肆无忌惮地奔跑。马上的人显得很是焦急样子,没有人能够理解,他现在是多么的急切,想要见到他的雪儿。

七年了,没有人知道,这七年来他是怎么过的。在最绝望的时候,是雪儿的坚定眼神,使他能够坚持下来,并最终取得骄人的成绩。以他现在的身手名望,天下也没有几个人,可以在他的手下过上几回。他也终于被获准回家,而所能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马不停蹄地赶来,要在第一时间,见到他的雪儿。

一顶花轿从他的身边过去,虽然有些奇怪,他并没有多想。漫天的飘雪下,他的雪儿一定会在那儿等着他吧?越来接近那个地方,他的心也越来的跳动厉害,几年没有见到,他的雪儿,想来已经长大了吧。

一阵马蹄声过去,雪儿的心突地一跳,似乎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是她的玉来了么?她不敢确定,只从轿帘的缝隙望出去,却什么也没有看到。她的心里一阵失落,今生,他们注定要错过么?唉,只希望宝儿能够平安无事,他们,不会对宝儿怎样吧?

远远的,一个身影定在那里,神色怎么如此慌乱。如此熟悉,她是雪儿的丫环宝儿,她怎么在这里,他的雪儿又在哪里?一种不祥的预兆,令他再难以淡定。突然,他从马上一个飞跃,动若流星赶月,速度竟比马更快。只一眨眼,他已落脚,站在宝儿的面前。

从来没有遇到这种事情,宝儿比她的小姐慌乱多了,虽然最后在小姐的提示点醒下,宝儿知道这事一定和老爷有关,也明白了那几个人,就是欧阳府上,那个欧阳少华派来的。小姐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被家族卖了。想明白这件事情,宝儿更加慌乱了,如今能够救小姐的,也只有玉少爷了,只是,玉少爷在哪里呢?恍惚之间,宝儿似乎看见一匹马冲了过来,而下一秒钟,一个人,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

轿子停了下来,之前,似乎有人喊了句什么,有鞭炮声传来,然后,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妈子过来,她揭开轿厢帘子。她的手上拿着一块红绸,她把红绸搭在雪儿的头上。除了脚下一小块地方,雪儿什么也看不到了。

那老妈子嘴里唠叨着,扶着雪儿下了轿,拉着她的一只手,径自牵着她来到一间屋子。那老妈子让雪儿在一张床前坐下,也不说话,转身,走了出去。顿时,这间空旷的屋子里,就剩下雪儿一个人,还有明亮的一盏油灯,微微闪烁。

独自呆了一分钟时间,雪儿摘下了头上的红绸,四下里打量着。这间屋子不大,却也不小,一张铺设一新的大床外,桌椅板凳,一应俱全。不用猜,门口一定站着两个守卫,以防她逃跑。只是,事到如今,她又往哪里逃?

雪儿的心底,此刻满是悲伤充盈。她从来不曾想到,家里竟然如此的待她。平日里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父亲,也竟然就这样把她卖了。这,比推她入火坑,更加直接,更加不堪啊。

只是,怕是再等不到她的玉,这一场飘雪,或者便是她为她的玉,最后一次的等、最后一次的绝别。来年的雪,他会不会回来,知道曾有一个她,痴痴地将他等待。也许,他再也不会回来,又有什么关系呢?那一次的离别,一个美好的诺言,在心底。

门吱嘎一声,被谁推开?

一个俊朗的身影撞进她的眼帘,一张略带邪魅的笑脸,然而并不曾半点轻浮。这个时候,想来除了那个欧阳少华,应该不会有其他人,敢这般明目张胆地进来吧。

“嗻嗻,这么迫不及待了么?”眼光瞄向床头的红盖头,欧阳少华自个自语道。

“什么?”雪儿眼神一凝,抬头顺着对方的眼光,一下次看到那块盖头,却是更加气恼。“休得胡说,不管你们私下里有何交易,雪儿心自有所属,你也休想得到。”

“嗯?”眼底一亮,并不着痕迹地“不知,你可敢与小子一赌?”

“赌什么?”并不上当,雪儿却是问道。

“就赌你等的那个人,今夜敢不敢来!”不等雪儿回答,欧阳少华接着道:“你放心,那个人已经在回城的路上,此刻,也许正在温柔纠缠绵呢。”“啊,玉回来了么?”

此刻的雪儿感觉,这是她所听到的,最令她幸福开心的消息。哪怕,这个消息,是从一个讨厌之人口中得来。

“你还没答应我,赌,还是不赌?”欧阳少华似乎有些生气,却也没有表露出来,“在这个府邸,我早已暗中埋伏下高手,只要他敢露面,可不敢保证是否死无全尸哦。”仿佛说着一件不相关的事情,他的脸上依然一副云淡风轻,雪儿的心,却一下子沉入冰谷。

“你卑鄙!”雪儿再没有想到,原来她只是一枚诱饵。欧阳少华把她抢来,只是设计引玉过来,想要击而杀之。

“哈哈,卑鄙与否,却不是重点。”欧阳少华哂然一笑,却道:“只不知道,雪儿小姐可否敢与在下一赌?”

“什么?你想要赌什么?”虽然奇怪对方的言谈,雪儿却也心中好奇,不知他想要干什么?

“很简单,我这布下天罗地网,雪儿小姐你说,你的那位玉知道了,还会不会来呢?”淡淡的笑意,欧阳少华似乎胜券在握。

“我相信我的玉!”并不曾半点犹豫,雪儿肯定地回答道。

“呃,你就如此肯定?”欧阳少华脸色一懔,似乎并没有想到这样的回答。

“你不是要打赌么?怎么个赌法?”雪儿仿佛抓住了一丝希望,有些急迫地问道。

“唉,你们都是这般无趣得很,在下又不想赌了。”皱了皱眉头,欧阳少华转身,准备离开。

“等一下,……”雪儿似乎在犹疑,要不要下决定。

“怎么,不知雪儿小姐还有何吩咐?”停下来,略带调侃的语气。

“如果,如果我答应你,能不能放过玉?”鼓起最后的勇气,雪儿开口问道。

“什么?”欧阳一脸的惊讶,突然大笑起来,再次满含深意地看了看雪儿,仿佛自言自语地说道:“无趣,真是无趣。”也不回答雪儿,径自地走了出去。只留下雪儿,满脸的疑惑,还有满满的焦虑,只是不知道对方在笑什么。她自担心着,害怕玉真的会来,落入圈套。然而,她也知道,她的玉终将会来,哪怕刀山火海。

她的玉果然已经来了。一同来的,还有宝儿。不放心宝儿一个人在外面,天色已然快黑了,宝儿发誓再也不愿意回去小姐的那个家里。那个家竟然会出卖雪儿小姐,也就再不是她宝儿的家,哪怕,她只是一名丫环。

欧阳少华亲自出来接待他们,并不曾说什么,只是叫人带宝儿去了雪的房间,好像,他并不在乎多了这么一个人。玉一直板着脸,只在面对宝儿时,方才露出笑容,并叮嘱她好好的照顾好雪儿小姐。

虽然心中疑惑,宝儿却不知道该如何判断,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她已经有点晕了。只是想着马上能够看到雪儿小姐,心头一块石头,多少又放回去些。而至于将如何继续,好像也不是她能够左右的了。

而当雪儿看到宝儿,听到她的玉真的来了,然而事情的发展,好像也并不曾如她所预料那般,听宝儿口气,欧阳少华好像并没有为难玉,这让她也弄不明白了。本来,她还在担心什么,此刻想来,也许,玉的到来,对于他们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而一切,也只有等到明天,见个分晓。

此刻,宝儿既然也来了,至少安危暂时得到了保障。雪儿甚至于有些后怕,当时只顾着让宝儿给玉带信,却全然忘了,她一个姑娘家,会有多么的危险。雪儿似乎忘了,一直的,其实都是宝儿在私下里,保全着她的安危。

全国有哪些治疗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哪里能看好癫痫
癫痫病哪个医院治得好

友情链接:

白屋之士网 | 光明新区地图 | 精忠报国曲谱 | 天津成考 | 网王水淡云轻 | 系统快速设置工具 | 大唐壹号